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乡愁,那一抹温馨的忧伤

2020-02-12 05:38:57 经典美文 90 ℃ 小蚂蚁作文网

 乡愁,那一抹温馨的忧伤

乡愁,那一抹温馨的忧伤

  走过经年的坎坷,依然难忘的是故乡的那些岁月。那份童心,那些童稚,那些童趣,悠悠然于幽幽的心底淡淡地漾起,在静谧的夜里,将那些青葱岁月印记泛起;在雨落的秋风里,将童年那些童稚荡起;在雪舞倾城的飘洒中,将与家人的点点滴滴梳理。将那一抹温馨的忧伤,填满乡愁的札记;将袅袅碎梦翩翩游弋,翔弋在时光的瘦笔,婉约一阕旖旎的清词,荡起乡愁的涟漪。

  ——题记

  乡愁,是游子心中一支悠扬的晚笛,常常会在无人的夜里响起。故乡,是游子心中柔柔不绝的念。掰不开,放不下。我的故乡就坐落在流浩河南岸的小乡村。过去,就是一条东西延伸的长长而又直直的大街。所以,村子取名为长直。这个说法,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也就信以为真了。且不管到底为何,我就出生在这样的小乡村,我的家就在流浩河的南畔。因而,我的童年生活也就和那条时而缓缓,时而跌宕的流浩河息息相关了。

  (一)

  祖母是一家之主。我童年的大部分时间,就在她老人家的呵护下,一天天度过。祖母很喜欢我的可人。她看过大大小小十几个孙儿,就数雪儿我最乖,也最听话。祖母逢人就说,看雪儿,放在蒲团上,一坐老半天,不哭,不闹,可省心了!我不知,那时,为啥那样?以后和祖母相处的日子时,曾经问过她老人家。她告诉我,雪儿出生的时候,是在这一天的凌晨之后,雪花飞舞,老大的棉花团子直往下落,就给起了这样的名字了。我从那么静谧的时光中降临,我的一声啼哭划破了沉寂的夜空。可能,雪儿于那样的夜晚来到世间,也就有着这样沉静的性体。我听不懂,也没有深究下去。只是感觉,祖母大概讲的就是这个意思。

  和祖母一起的日子很平静,就如荡不起涟漪的湖面。若是很深刻的记忆,便是小表姐芬儿回老家的那两年。芬儿是大姑家的二姑娘,比雪儿我大一岁,从东北回到老家暂住。对表姐记忆犹新的是,她的右腿有点短,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祖母告诉我,那年,芬儿生病,打针打成这样的。我心生怜意,可能也是血缘关系的缘故,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雪儿好多时候,是让着芬儿小姐姐。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芬儿是暂住,妈妈不在眼前。

  别看小姐姐走路不方便,可闹了。一会扯着雪儿到河里戏水,一会又去打小鸡,逗小狗。春天,到河边去折柳枝,吹柳哨,追柳絮;夏天,去摸小鱼小虾,喂家里的小鸡小鸭;秋天,去洗地瓜,赶鸭子;冬天,去溜冰,滑雪;总之,没有闲下来的时候。而我一旦不听她的,她就会不停地拍打我,甚至威胁我,再也不和雪儿玩了!所以,很多的时候,就任她摆布。我,雪儿,就好像一个傻傻的小木偶,是芬儿姐的铁杆粉丝。现在想来,那时的我,怎么好笨笨哦!

  祖母的火炕好高。每次,雪儿都得踩着凳子才能上去。有一次,和芬儿姐玩的时候,她抢走了雪儿的连环画。我拼命地想夺回来,结果从高高的炕上一个跟头栽下来了。那次惨痛的教训,竟然双臂骨折,全吊着。那一个冬天好难过啊!那时,好恨芬儿姐姐。或许,没有她的那个冬天,雪儿不会有那么多不幸。

  也就是在芬儿姐的教唆下,偷拿过祖母藏在抽屉里的大红枣;也偷吃过祖母藏在柜子底下的红糖。有一次,雪儿也因此挨了一次狠狠的打。那一次,趁着祖母去河里浆洗衣服的时候,两个人偷偷掀开炕席,那是祖母放钱的地方(这是芬儿发现的),拿了一毛钱就撒脚丫子跑到供销社买糖吃。两个人正吃得高兴,结果,祖母回来,发现了炕席动过的痕迹,继而发现少了一毛钱,就唯我们两个是问。结果,芬儿,将责任全推到我身上。我不敢撒谎,也就实话实说了。父母一听,火冒三丈,那顿揍啊,是有生来的第一次,屁股都被打成两半了。祖母痛惜的将我拉进她的怀里。然后,就给雪儿烧炬炬吃。一边含着泪花,一边垂涎欲滴。虽然,有祖母的怜惜,但,屁股开花的滋味,现在想想,就痛得慌。

  回溯那些童年的时光,感触颇深。书上的话不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至理名言!祖母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靠个好,学个好;靠个孬,学个孬;靠着个无赖鬼子,学个浪荡神。当时不求甚解,现在体会尤深。否则,雪儿的童年,不会有如此深刻的刻骨铭心。说起来,还得感谢小表姐。若不是芬儿姐,雪儿的童年就失去了那些脍炙人口的童稚,也就没有了忆城中,哪些可圈可点的光影流星。那些童心演绎的一枚枚童趣,也就在忆河里跌宕起伏,闪烁着星星般璀璨的灵动。后来,小表姐回到东北自己的家里。我的童年,又恢复了原来的波澜不惊。

  (二)

  也就是喜欢静的个性,母亲便早早地教雪儿识字。识字后,就喜欢看书。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一毛钱可以买到十个鸡蛋,七毛多钱一斤猪肉;而对于买书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方夜谭。所以,就四处搜罗书,什么破四旧的书,还是革命的小连环画,只要有,就特高兴。每每借到一本书,就如饥似渴地读起来;忘记了吃饭,忘记了睡觉。不会的,就问母亲。实在看不懂的,就央求母亲给讲故事。因为雪儿爱读书,每到农闲时或寒暑假,母亲就将我送到姥姥家里。姥姥、姥爷曾做过教师,舅舅一家因文革牵连而遣返回乡,也在村小教学。雪儿就翻遍了舅舅舅妈的所有书册。记得,读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好些词不懂,还是繁体字,就一遍遍地看,顺着意思往上溜。读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也是囫囵吞枣,似懂非懂。那时,最爱读的就是《儿童文学》和《少年文艺》。那可是在每一次获得级部第一名时,舅舅给雪儿的特别奖励哦。

  姥爷做过中医,开过药铺,也做过教师。印象中,一个非常和蔼的小老头儿。他精通易经八卦之类的算术。经常会问雪儿一些奇怪的问题,我就一贯地摇摇头。姥姥对我要求很严,每天检查我的写字和作业。她要求雪儿,必须将本子做到全部有效地利用。也就是在姥姥的影响下,我从小养成了勤俭节约的好习惯。人说,少年不知愁滋味,更何况,那么幼小的雪儿呢!日子在一天天平淡中度过,有时会看到姥爷早早出去,很晚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姥姥忧心忡忡的样子,舅舅舅妈的脸色阴郁好多。可,就在一个夏日的清晨。我早早地醒来,跑到院子里,却被一幕画面惊吓地尖叫不已——一个小老头挂在门楼上的木梁上!姥爷因不堪批斗的折磨而自杀。这是后来母亲告诉雪儿的。只是,因为家里的成分被定性为富农。在那个极左的年代,有多少无辜的人而泪洒黄泉?又有多少孩子在忍受着“黑五类”的待遇?那时,小小的我,便在心中种下了同龄孩子没有的忧郁。那种忧伤的痛楚,一直折磨着那颗幼小的心。那一幕,在多少年后,还是惊悚地闪烁眼前,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