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不会吵架的爱情

2020-05-06 06:29:47 经典美文 200 ℃ 小蚂蚁作文网

不会吵架的爱情

秋生啊,干啥呢?”

梅姐知道秋生哥听不见,可还是习惯性在二楼朝着楼下喊。

秋生哥是先天性失聪,所以任何声音在他耳边都只是嗡嗡的回响,无法辨别。

他们俩是我家老房子楼里的邻居,从小我们就在一起玩。秋生家在一楼的门市经营一个修车行,我家三楼,梅姐家二楼。秋生哥的爸爸是先天性失聪,妈妈是正常人,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是秋生哥,一个是正常的妹妹。

以前在家的时候,没事也能听见梅姐这么喊。秋生哥虽然听不见,但是车行里的伙计们能听见,几个人推着秋生哥出来,带着满脸连环画一样的油腻子,秋生仰着头看梅姐,傻傻地笑。因为常年听不到声音,这也导致了他的语言能力逐渐丧失,所以秋生哥只能用手语和外界交流,那时经常看见他站在楼下朝着二楼的梅姐比划着聊天。

梅姐妈妈是个小学老师,父亲是长途货车司机,有时候车有问题都是找秋生爸帮着修理,都是邻居,自小梅姐就和秋生一起玩,多年下来两家关系好得跟一家人似的。

秋生从小一直上特殊学校,后来干脆不念了,在家里帮忙打杂,学学修车的手艺。梅姐不喜欢读书,可偏偏梅妈又是老师,这老师自己的孩子学习不行,当妈的脸上哪有光啊,两天一骂,三天一打都是常事。我在楼上总能听见梅妈训斥梅姐的声音,那时我常伴着梅姐的哭声,用感恩的目光看我妈。

在一个世俗到不能再世俗的市井小区里,不念书的孩子和不好好念书的孩子,更容易成为话题,成为亲戚邻居们的众矢之的。

上了初中以后,梅妈变得更加严厉,除了上学,平时很少让梅姐出门。偶尔遇见她也总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突然有一天傍晚,我听见楼下人声鼎沸,尖叫连连。我趴窗一看吓了一跳。梅姐坐在了阳台上,把双脚放在外面,像是要跳楼。梅爸梅妈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像是想过去还不敢过去,一边劝阻一边保证不再逼她读书了。梅姐似乎全都没听见,也不打算改变主意,用力地撕着手里的一本书。

这时候秋生从车行里冲了出来,挤在人群里用力地挥手,让梅姐回去,梅姐看见秋生一愣,也没打算回去,秋生憋红了一张脸,着急地又跳又喊,“啊啊啊”的一声声,像是病痛一样的呻吟,撕心裂肺,撩人心扉。

二楼其实不算高,但是摔下来最轻也是骨折,姿势不对的话,搞不好还会半残。

梅姐似乎并不担心这些,还是直直地看着秋生,手上的书掉了下来。“啪”,纷飞的纸片像是散开的一朵红花,炸得人全身一哆嗦。

这时秋生一下愣住了,过分焦急的他硬是被那本书吓哭了,一边哭喊一边张开双臂,迎着梅姐的落点像是要准备接住她。

梅姐看见秋生哥哭了,前后摇了摇,频频地点头,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趁着这个间隙梅爸一下冲了上来,抱住了梅姐,把她从阳台上硬拽了下来,梅姐躺在爸爸怀里扬起脸的一刹那,我看见她和秋生哭得一样伤心。像是不被世界理解的两个人,隔着空气取得了彼此的理解和信任。

从那以后,闲着无聊的时候,梅姐就喜欢在楼上朝着楼下喊:“秋生啊,干啥呢。”

尽管她知道,秋生什么也听不见。

梅爸梅妈也不再逼梅姐读书上学,那段自我治愈的时间里,她只和秋生在一起,两个人去公园散散步,骑自行车,形影不离。我们总能在放学的时候遇见他们俩,你追我赶,还是年少时节该有的样子。

再后来梅姐去念了护士学校。秋生继续在家里帮忙生意。那时候还没有微博朋友圈这些东西,我经常会在梅姐的QQ空间里看见秋生哥的照片,有工作时候的样子,有吃饭时候的样子,谁都不知道他们俩什么时候确定的关系,是不是秋生一直就喜欢梅姐,是不是那隔空一抱让梅姐动了情,但是无论怎样,在一场彼此搭救的故事里,爱情的出现,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那一年冬天梅姐毕业,还没有合适的工作,于是在家待业。有时候我会撞见梅姐下楼,手里拎着个香气四溢的饭盒和保温瓶,踉踉跄跄地下楼去找秋生哥。东北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梅姐先用白醋帮他洗手,去掉干活时遗留下来的老茧和冻疮的死皮,然后两个人坐在车行的小开间里,吃午饭,看一会电视剧。就这样,两个人平平淡淡地相互依偎着,长跑了很多年。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