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流浪荒年,我们相依不离弃

2020-06-11 10:54:30 经典美文 117 ℃ 小蚂蚁作文网

流浪荒年,我们相依不离弃

  她是一个卑微的孩子,一个只能躲在角落偷偷羡慕别人幸福的女孩。曾几何时,她也有那样一个完美的家庭,妈妈的笑,爸爸的掌声与自己的欢呼声充斥着整间屋子。那个时候的她捧着蛋糕许下了一生一世陪伴他们的愿望。只是有时候命运喜欢捉弄人,她成了被遗弃的小孩。

  她的脸上没有了孩童时期该有的快乐笑容,她的生命中只有那一半一半的亲情。谁也无法猜透她幼小的心灵里思念着什么。她能做的唯有拿着那张一家三口的照片,拼命的哭,哭过之后,沉沉睡去,也许这一切只是个梦。

  如果非要让她做一次选择,那么有谁能赐予她勇气,滚滚的长江之水,曾经是她渴念的归属。有谁知道。那些个夜晚她辗转难眠,多想就这样离去,再也没有牵挂,再也没有奢侈的念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走上不归路。

  可是她终究是个孩子,一个毫无能力挽回故事结局的孩子。如果有时光穿梭机,她真的很想回到过去,看那些温馨的画面,看他们一家三口曾经相视而笑,曾经追逐打闹,曾经牵着手散步在那些街道小巷。最终,她只是自欺欺人般流下无奈的眼泪。

  梦醒了,人散了,世界黯淡的只剩下她一个人,轻颤着身体缩在一角,抱着自己的头哭泣。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家,他们无暇顾及她内心的转变。就那么一瞬间,那个活泼快乐的女孩从此变得阴郁,变得无法接受别人关注的目光。

  她只能穿梭于两面,汲取着一半一半的亲情。只是他们都不曾发现,她的人生仿佛失去了色彩,她在自己的世界盖起一座城堡,没有人能进去。

  【他】

  他是个孤独的小孩。他的人生似乎更加惨淡,一个人漂泊在外求学,没有亲人的一句问候,独自忍受身在异乡的寂寞。十岁之前,他也有一个完整的家,他也有自己欢快的童年。然而同样的命运侵袭向他,失去了关爱的他开始自卑。

  他说,如果已经尽力争取却仍然得不到,那么就是妄念,不该再痴心顾盼。他说,如果想要生命灰暗,只需要弃自己如草芥,无人问津,自生自灭。他说,人总是会遇到一些人,最终还是会离开,走走停停之间,依旧是孑然一身。

  他是个学画的孩子,那些集训的日子里,一张又一张的白纸涂涂改改后被丢弃。他知道,过了那么多年,他仍然无法摆脱每夜噩梦的缠绕。梦里他无助的伸手,向着那两个把他带来世界的人,只是他们没有回头,模糊的身影终于消失在黑暗的尽头。

  他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恋上了文字,那一篇篇用方块堆砌的文章,诉说着他心里的苦楚。很多人只是赞叹他的辞藻华丽,赞叹他的描写细腻。只是在那些文字之外,有人听见了他内心的呼喊了么。他想要温暖,想要有人能读懂他的心。

  一些人说他清高,说他冷漠,说他是个怪小孩。他从来都是一笑了之,也许吧,他也在自己的内心垒起了高高的围墙,无人能攀爬进他的世界。他说,这样的我,你们不喜欢,那么也不会勉强。他不需要无关痛痒的关心。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他又要开始为自己规划一个旅游的目的地。他不喜欢那两个家,所以唯有这样才能躲开某些嫌恶的表情,一个人迎接黎明的曙光。

  【她与他】

  她遇上他,只是一次偶然的聚会,那个落寞的在门外抽着烟的孩子,她看着心疼。她说,把你的烟掐掉,会影响我的呼吸。他不明所以的望着她,依然摆着不属于他那个年纪的姿势,一口一口吞吐着烟圈。

  她有些恼怒的拍掉他手里的香烟,拉扯着他进了屋子。突来的白昼刺得他睁不开眼睛,有多久了,他曾在黑暗中不眠不休的度过夜晚,孤寂冷清。她感觉到他身体的刹那变化,放开他的手,指着一桌子的人说,今天我们是以文会友,即使你是孩子也不可以这般无视我们的存在。

  她看见他笑了,有些惨淡,有些不着边际的神经质。这么多人中间,他是最小的,才花季般的年龄便已出了一本书籍,那里有他自己的故事。很多看过的人都哭了,如果没有编辑的百般邀请,他也不会来到与此。

  席间,他不曾言语半句,桌上丰盛的菜肴似乎引不起他的注意。深谙的目光里,她瞧见了一丝心酸,他在想念什么吗?坐在他身边的她,能感觉到这个孩子周身死一般沉寂的空气里,散发着莫名的悲哀。蓦然间,她看见一股清泪顺着他的脸颊,缓缓地滴落在那件薄薄的外套上。

  刚刚入秋的天气,这个孩子却穿的如此少。她不知道他的父母是怎样照顾他的,此刻的她只想给予他温暖。她把那件路过商场为表弟买的羽绒服,轻轻的递到他的怀里。他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她,然后推还给她,我不需要。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