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地滑塔

2020-12-24 17:43:26 经典美文 65 ℃ 小蚂蚁作文网

 地滑塔

 地滑塔

  地滑塔

  汤碧峰

  在文昌小公园门口的地摊上,有农妇在卖地滑塔,一下子钩起了我儿时的记忆,于是买半斤回家。

  地滑塔,故乡俗名的叫法,学名应该叫普通念珠藻,别名地木耳、地皮菜、地软、地踏菜等,样子和黑木耳差不多,比黑木耳要薄一些,透明一些。它是一种菌类植物,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岩石和枯草丛中,下过雨后特别容易生长,太阳一晒就干瘪了,粘在岩石和地表上,一到下雨天,它又很快长成一片。

  小时候,每当下过雨,在村后的溪滩边,对面山上的岩石上,长得到处都是,于是去采来当菜吃。那些长在干净岩石上的,都不大,才指甲大小,采起来困难,大朵的往往长在岩石旁的砂石上,和枯草之中,采集时不得不把砂石和枯草一起带来,这就给清理带来麻烦,总是洗不干净,吃起来咯牙。

  采集地滑塔这种事,大人是不屑去做的,往往让小孩子去做,好在山上到处都是,只要挑干净一点的,尽量挑枯草上的就行了,枯草比砂石要好弄,看得见的清理掉就成。

  采集回家怎么烧那是大人的事,不过也就是加点咸菜炒,没有其他副料配来一起炒的,也不可能有现在那么多的调料,可以凉拌吃,可即便如此,依然觉得好吃,爽口滑嫩,至今都不忘那种味道,那种来自家乡的味道。

  以后,日子好过了,很少再有人去吃那东西,毕竟是穷才去吃这玩意,就像野菜,没办法才去挖来吃。可没想到现在流行吃困难时期的那些东西了,野菜、南瓜藤、番薯藤都上了餐桌,这大鱼大肉吃腻了,想念起当年的乡村野菜,看着是那么的亲切,虽然这是一种怀旧情结,但偶尔吃一次确是别有风味。

  今天这地滑塔成了好东西,在职时去外地出差,在四川、重庆等地的商店里,作为土特产有售,盒子装的,我曾买回来两盒,可清洗时怎么也弄不干净,味道不说,这咬下去有沙子,让人扫兴,以后再也不敢去买这土特产。

  地滑塔买回家,妻问我怎么吃,我说用咸菜炒、炒鸡蛋、凉拌都可以。于是妻将它如同黑木耳一般当配料炒进其他菜里,吃了说不好吃,没什么味,我也没吃出小时候的那个感觉。难道是我们现在的口味重了,还是好东西吃多了,这东西不入口?

  虽然如此,可我依然对它怀有特殊的感情,感觉是我们没有烹调好,烧法有问题。数日后又见农妇在卖这玩意,我忍不住又买了几块钱,对妻说,不要作为配料,清炒,加少许自制的咸菜,调调味,这货淡性,加咸菜可增加鲜味,小时候没什么配料,就是咸菜炒的。吃了后,我觉得还行,多少有点当年的意思。

  后来查了一下网上,可以有多种吃法。凉拌地皮菜、地皮菜豆腐、地皮菜炒韭菜、地皮菜烧鲜肉等,有详细的烹饪方法,以及介绍它的药用价值,只是自己还来不及实践,只有待下次尝试。

  这农妇卖的地滑塔朵特别大,与同黑木耳一般,小时候从没见过有那么大朵的。这让我有些不放心,于是问农妇:“你这地滑塔是哪来的?是人工培养的还是野地里采的?”

  农妇回答:“地滑塔哪有人工种的?我是从茅草地里采来的。”也是,听说过培养木耳、蘑菇,培养地滑塔确实未曾听说,否则也不可能那么少见。查网上,介绍说目前关于念珠藻的人工培养除球状念珠藻实现规模化工厂生产外,普通念珠藻和发状念珠藻的人工培养技术一直没有取得突破。农妇没说谎。

  嘉兴属于平原,不可能有山,自然就没有原生态的溪流、岩石。农妇说是草地里采的,应该也没说错,因为吃的时候没沙子,清洗也容易。可唯一让人有点担心环境是否污染,野外的东西,要是环境污染了,总是让人不放心,毕竟不是在山上,岩石、溪流是干净的。

  现在流行吃野菜,有资料介绍说,地皮菜营养价值高于同属的各种野菜,因此也被称为“天菜”,是上天赐予的“野菜”。它含多种维生素、钙和钙锌等矿物质,对防止老年痴呆有一定效果,但属于“寒性食品”不可多食。

  我买这地滑塔,倒并不是因为营养价值高,而是离别故乡岁月多,吃这地滑塔,不仅仅是想起家乡的味道,还让人想起故乡的层层青山,和那清彻流淌着的山泉水。

  二〇二〇年十月二十八日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