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再获一个“爱情诺贝尔奖”

2021-03-25 22:44:53 经典美文 95 ℃ 小蚂蚁作文网

再获一个“爱情诺贝尔奖”

  爱是一种默契,需要两个人心有灵犀
  
  华裔科学家高锟发明的光纤改变了世界,他因此荣获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可是,在他看来,诺贝尔奖并不是他人生中的最大成就,而令他备感荣耀且萦绕他一生的荣誉,是他与黄美芸甜蜜的爱情。
  
  黄美芸和高锟刚恋爱时,感觉很有共同语言,在一起特别开心,但她又有忧虑,担心母亲会反对,也担心高锟不专一,对她的爱不长久。她决定刻意与高锟分开一段日子,让时间来考验他们之间的爱情,就向高锟提出分开6个月不见面,以考验是否真的相爱。高锟顿时急了:“婚姻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要用一生才能完成。科学的东西是应该做实验的,但婚姻的实验哪能做啊!我不愿意做这个实验的原因还在于,我哪怕就是跟你分开一天,也会非常思念你的!”高锟还用《凤求凰·琴歌》中的诗句“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形容自己不舍分离的心情。黄美芸非常感动,终于答应高锟的求婚,喜结连理。
  
  高锟获得很多荣誉、鲜花和掌声的背后,是黄美芸默默的付出。1963年,高锟在全球首次提出“光纤”理论后,遭到很多人的讥笑和质疑。就在高锟感觉孤立无助的时候,夫人始终鼓励他要坚定信心,不要气馁。在她的鼓励下,高锟力排众议,埋头艰苦地实验,反复探索论证,她经常出现在丈夫的实验室里,做丈夫的助手。高锟在耶鲁大学开了有关光纤的研究生课程,出版了《光学纤维》一书,供学生使用。黄美芸为这本书的出版花费了颇多心血,令其可读性大为提高。丈夫每次讲座的程式及幻灯片,都是由她一手准备和设计的。一次,高锟受英国政府所邀,在英国科技馆宣读论文,为了把丈夫所需要的幻灯片做得完美,黄美芸一连加了多个夜班。有了夫人无怨无悔的支持,高锟一往无前地坚持了下去。
  
  高锟忙于科研,废寝忘食,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夫人和孩子,黄美芸毫不抱怨,总是理解并无私地支持着丈夫。有时,周末一家人开车去商场,途中高锟总要在办公室停一停:“等我10分钟,我去看看实验结果。”但高锟通常是一去实验室便忘了时间,等到他回到车上时,家人们常常已经等得睡着了。一次,原计划在周末陪家人玩的高锟,又一次在途中提出去實验室10分钟,忘了时间的他,在两个多小时后,走出实验室时,却发现夫人和孩子们不见了。正在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家时,夫人又开车带着孩子们来接他了,给他送上装在保温饭盒里的香喷喷的饭菜:“怕你在实验室待得太久,忘记吃饭,饿坏了身体,快吃吧!”高锟既愧疚又感动。黄美芸总是这样竭尽全力地支持丈夫,爱如涓涓细流润过心田。
  
  黄美芸不仅是高锟的贤内助,也是丈夫事业上的好参谋。每当高锟在事业上面对抉择时,黄美芸都会给丈夫提出成熟的建议,让丈夫没有顾虑地走好适合自己的路。1986年春,香港中文大学诚邀高锟出任校长。收到邀请信后,高锟对自己该从事科研工作,还是从事教育工作拿不定主意。因为那时美国一家研究院邀请他加盟,对科研非常痴迷的他正想前往。但想到自己曾在那里当过4年老师,贸然推辞也不妥当,所以左右为难。黄美芸对高锟的决定又给予了理智的支持:“不要为难,放手去做,做你认为应该做的事情,我会永远支持你!”于是,高锟主政大学9年,获益匪浅,功成身退。他每每回忆至此,还非常感激夫人当初帮他做出的这个决定。
  
  2003年,高锟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病。黄美芸不离不弃,像照顾一个孩子一样用心照顾丈夫。黄美芸每日为丈夫打点大小事务,包括起居、饮食、锻炼、安排活动等。在黄美芸无微不至地照顾下,高锟的日子过得充实而幸福,看不出是个病人。在人前,高锟总是动情地说:“她很好的!”一次,黄美芸问他:“你还记得我是谁吗?”高锟笑着连连点头:“当然,绝对!”黄美芸顿时泣不成声。见到夫人落泪,高锟安慰说:“我很好,这是小事情,别担心。”黄美芸对媒体坦言:“高锟是我的‘白马王子’,我们冲破家庭阻力成婚,并白头偕老。”她把无尽的爱都献给了自己的挚爱,正是如此,晚年的高锟忘记了倾注一生心力的光纤事业,忘记了自己是诺贝尔奖得主,却无法忘记在背后全力支持他50多年的夫人。
  
  在高锟首次提出光纤通讯40多年后,诺贝尔物理学奖姗姗来迟。有人评价高锟:“你的研究完全改变了世界,促进了美国及世界经济的发展,我本人为你而感到骄傲,世界欠你一个极大的人情。”因为高锟已经患阿尔兹海默病,黄美芸代笔为先生起草了演讲稿,总结了高锟一生最耀眼的成就,由此可见,黄美芸确是最懂高锟的人。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高锟说自己领奖无数,但是最让自己时时感到幸福,且伴随终身的大奖,就是有黄美芸这样贤惠、能与他举案齐眉的夫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提及夫人,他便掩不住满脸的幸福:“我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得益于我的夫人,得益于她贤惠的品质,我的荣誉永远跟她息息相关!”
  
  世间繁华终没有留住高锟先生,斯人已去,风范长存。他和夫人的情感故事,也可以再获一个“爱情诺贝尔奖”。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