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谁的网事不忧伤

2019-12-02 14:45:40 经典美文 176 ℃ 小蚂蚁作文网

 谁的网事不忧伤

  如果你是一个热爱网络的人,也许我们曾相遇。

  我无须知道你的名字,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代码叫ID;我也无须知道你的住处,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居所叫空间;我更无须知道你的状态,因为我们有一种共同的生活叫虚拟。

  因为陌生,所以安全。

  斑驳的网页里,我们每一天都会与很多人擦肩而过,或相视一笑,或视而不见。可能,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同类,信任与被信任,过滤和被过滤。

  我曾遇见过那样一些人,他们年轻、美好,有自己的梦想和希望,也有于自己之外别人无法理解的困顿和忧伤,他们相信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是平等、自由以及善良的,愿意并可以把自己的心事分享给他人。

  我很庆幸和他们有过交集,在那些漫漫长的夜里聆听他们的一己心情,了解他们的过往曾经。那个时候,我们都对真诚、温暖、和平、爱、友谊这样的字眼深信不疑,满心的付出,然后获得欢愉。只是,世人总是对这样的交往方式嗤之以鼻,他们觉得幼稚,甚至会用一种揶揄的心态去猜度屏幕两端人与人之间的,尽可能会发生的种种可能。比如,他们会担心,谁又骗了谁的银行卡密码。所以,当遭到他们的质疑时,我总是笑而不语。

  对他们来讲,网络是一个工具。但是于我而言,网络是一种生活。

  就像我怀念的,最初结识的那些网友一样,他们有奇怪的网名,有独特的网络语言,或者幽默,或者可爱。我们在一起相互的嘲笑、打击,乐此不疲,胜利时会显得尤为激动。我们写那些在别人眼里狗屁不通的文字,然后彼此欣赏。我们可以在群聊时妖孽横行,也可以在私聊的窗口安静的梦呓。

  可能那个时候我们真的都还年轻吧,极容易陷进一些突如其来的小伤感和小感动里,忧伤得无法自持。于是我们倾诉,我们都迫切的希望可以有人依赖,可以在难过的时候,有人陪着一起悲伤。现实,给了我们太多的困扰,学业、爱情、人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不是我们故作姿态,是我们的确需要一种方式,来宣泄压力,纾解迷茫。

  于是,我们这些人就变得惺惺相惜起来。他们说,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可能吧,就是那样一群寂寞的孩子走到了一起,用大人们无法理解的眼光去诠释了温暖,自由,信任,和平,真诚这样的东西——如果身边的人,能给予这些,没有人愿意去尝试依赖一个未曾谋面的网友。

  现实,总是有所缺乏。

  有点遗憾的是,后来我们还是散了,天涯两边,尘土各归。也可能是我们都成长了,知道了在未来更遥远的路途上,哪些事会显得更尤为重要一些。我无法猜测,他们偶尔会不会也能想起我,但是我会想念他们。我甚至从未停止过与别人诉说那段故事,然后在别人毫无兴趣的眼神里,平息自己的念头。我没有难过,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那是一个不必长久的聚会。

  再后来,我又遇到了一些新的什么样的人,他们同样的美好,同样相信遇见就是一种幸运。所以我很庆幸,有那么一小段时光,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真实的存在着。无论将来的路,我们是否可以结伴而行,但是我仍旧坚信,总有那么一些人,是值得你去认识的。

  人生,可能也就是这样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

  2009年的年底,我开了一个新的博客,继续在那里感伤人生,写奇怪的文字。那一年,我已经脱去了孩子的稚气,可以看清很多事情的本质以及学会了伪装自己。我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只是,我很难再去不留余地的热衷于别人的倾诉与聆听。更多的时候,只是自说自话。

  人在成长以后,感情也会随着骨骼一起硬朗起来。

  我曾试着去靠近过一些人,一些在我看来,清新明媚的人。可是每每触及,仍会本能的去保持一个刚好安全的距离。不离谁近一点,也不离谁远一点,这让我有时候,非常的讨厌自己。

  其实我明白,是什么让自己变得敏感尖锐起来。我只是不说。

  网友2756告诉我,一个人对所有人都温和,和对所有人都冷漠,是没有区别的。这句话让我记得很深。我并不厌世,对社会也没有淡漠的敌意,我只是觉得,城市里那些机械的笑容,太过于麻木不仁。

  所以,我混迹网络。

  我愿意和他们一起妖孽,可以在受到委屈和非议时,握着拳头喊一句,这操蛋的世界。然后笑一笑,就都过去了。

  网络,给予了不同人所需的养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是帕格尼尼或者凯撒大帝。现实主义也好,存在主义也罢,每个人生活的际遇不同,对网络的理解自然也就不尽相同。我们不能说,那些排斥网络的人是错的,因为有光的地方,自然就会有阴影。所以,我也从不坚持自己是对的,我只是凭我的感知,去做一些我喜欢做的事情——网络、文字、认识一些人,被一些人认识,如此而已。

  每一个走在网路上的人,都有自己的认知和判断力,他们分得清哪些是好的,哪一些是不好的。

  我想,你懂的。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