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假弟弟劫了我的“富桃花”

2020-01-05 19:41:51 经典美文 176 ℃ 小蚂蚁作文网

 假弟弟劫了我的“富桃花”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贰 瓶 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文/刺猬

  不幸,总是在不知不觉中突然降临。犹如当头一棒,揍人个头晕脑胀眼发黑。

  比如,陈立娜所经历的这场噩梦般的体检。

1

  这天,是周末。陈立娜正睡得迷迷糊糊,手机响了。

  是公子哥儿汪皓。

  汪皓是陈立娜的大学同学,家境优裕。听说,他老爹是搞工程的,财大气粗不差钱。在这座三线城市里,当算一号有头有脸的主儿。

  自去年毕业后,汪皓就一直在追陈立娜,示好示爱。可陈立娜态度始终很明确,不接受。

  至于原因,第一,自然是家庭。她的老家,住在一个穷困闭塞,名叫孤松岭的东北小镇上。与汪家相比,云泥之别。别说门当户对是老观念,单是身入小豪门,就必有诸多拘谨,不自在;

  第二,大学四年,汪皓处过的女友究竟有多少,不算听说的,只见过的,陈立娜粗略掰了下手指。嗯,不够用,还得加上两只脚的脚趾。

  记得汪皓初次向陈立娜求爱,居然如初中生加入少先队般举了手,正儿八经发了誓:“娜娜,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这辈子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吉祥物!”

  庄严宣誓,如雷贯耳,陈立娜却忍俊不禁,扑哧笑出了声。

  话归正题。

  且说一接通汪皓的电话,陈立娜顿觉脑袋里像炸了马蜂窝,“嗡”的一下空白一片。

  “娜娜,我觉得我不能隐瞒你。你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是……是血癌。娜娜,你在听吗?你等着我,我马上过去!”

2

  在城郊,陈立娜与另一个赵姓女孩合租了一套蜗居,在顶层7楼,虽有些挤,但租金很便宜。

  功夫不大,汪皓就匆匆冲上了楼,直跑得满头热汗,连呼带喘。

  给他开门的,是赵姓女孩,一脸纳闷地说:“也不知娜姐咋了,接完电话就走了神,发了呆。我叫她,她也不应。”

  “没事,娜娜不会有事的。”汪皓边说边进屋,两步就跨到了陈立娜床前,“娜娜,都怪我多嘴。我……”

  “我的事,你不能瞒我。”陈立娜缓缓抬眼,“报告呢?给我吧,我能承受得住。答应我,不要再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爸妈,好吗?”

  汪皓连连点头,眼底止不住湿湿亮亮的:“娜娜,我不信这破诊断是真的,一定是误诊。就算是真的,我也会救你。钱不是问题,啥都不是问题,相信我,我说到做到!”

  说着,他将陈立娜的双手握进掌心,握得紧紧的,生死不弃。这一幕,亦让站在旁侧的赵姓女孩感动得崩了泪,折身扑床,哭了个稀里哗啦。

  原来,前几日,陈立娜总感觉晕乎乎的,倦怠乏力,还时常头晕,脸色也差。汪皓见状,二话不说,将她拽上跑车,一阵风似的开向了医院。

  在他近乎挟持的强逼下,陈立娜从头到脚,从外到里,系统检查了一遍。转眼到了周末,陈立娜还贪睡呢,汪皓已赶去医院,替她取了体检单。

  结果表明,陈立娜的造血干细胞因增殖失控、凋亡受阻而出现病变,状况很不乐观。

  说白了,就是血癌。

3

  当天,汪皓又带陈立娜去了另一家医院,找专家大夫重做病理分析。

  专家姓白,曾在国外留学深造,颇具权威。结果如出一辙,白大夫给出了骨髓移植的建议。

  “骨髓移植,即人们常说的造血干细跑捐献。首先,要将患者的白细胞型存储到骨髓库,与志愿者做比对,配型。不过……”

  “娜娜,你干啥去?听白大夫把话说完。”

  陈立娜只听白大夫说了一半,起身就走。汪皓追上来拦,却被她硬生生推了个趔趄。

  “汪皓,我和你只是普通同学,关系非常一般的朋友,我的事不用你管。谢谢,再见。不,再也不见。”

  陈立娜背对汪皓,冷淡说完,然后迈开步子,头也不回地走远。

  她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眼泪便会滂沱而出,甚至都没有力气走出医院。

  此前,在医院,她也见过几回这般情形:病人入院,本来还能走能跑,有说有笑,而一旦被告知患了绝症,短短几分钟,整个人就会被击垮,瘫倒。

  平素,陈立娜很要强,不想让汪皓、让外人看到她失魂落魄的不堪样子。可没走出多远,就听汪皓扯着嗓子大喊起来:

  “陈立娜,我爱你!就算天塌下来,我都会为你扛着;地陷下去,我也会抱着你,死在一起!”

  表白声中,谁的眼泪在飞?几个过往的小女护士。

4

  你相信在这世上,会有奇迹发生吗?

  你相信爱,会创造奇迹吗?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