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我这个离过两次婚的男人

2020-03-25 19:05:33 经典文章 118 ℃ 小蚂蚁作文网

我这个离过两次婚的男人

  亦舒说“婚姻犹如黑社会”。我不看亦舒,但这话经常出现在微信朋友圈。此刻,我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家里,越想越觉得这话说得很有理……
  
  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朋友们都羡慕我有过两任太太,艳福不浅,但他们怎么知道我此刻的心情?一个拥有稳定高薪、身高185厘米、五官端正,家里还算有点儿矿的男人,为什么两次婚姻都闹得妻离子散?
  
  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正这么想着,收到房屋中介发来的微信。他问:“罗先生,你太太想租的那套房子,你还满意吗?”看房子?和第二任妻子慧儿结婚前,我曾在他那买过房子,但我没在那里租过房子啊。打电话过去询问才知道,前不久慧儿带着即将上幼儿园的女儿南南去咨询过,房子就在幼儿园附近,但她觉得房租贵了,所以没能立即定下来。不知情的房东于是征求我的意见。
  
  问了价格,每个月房租2800元,这对于没有工作的慧儿来说,的确是笔不小的负担。于是我约中介出来见面,最后商谈的结果是,我每个月偷偷贴补500元,让中介以2300元的价格把房子租给慧儿。
  
  是弥补吗?也不是,也许是刚才看着窗外万家灯火,而我孤身一人,更加意识到我有愧于她吧。
  
  “我和老罗可不会吵架。”刚结婚时,慧儿这幸福又略带炫耀的话,至今还响在耳边。是啊,我们怎么可能会吵架?当初追她时,我这么小气的人,可是一出手就买好几万元的名牌包,二十几万元的名牌表呢。当初,我不惜抛弃相处14年的糟糠之妻玲香,不顾女儿北北的伤心难过,不理家人的阻挠劝说,一心一意要和慧儿过一辈子的。
  
  谁想到,才4年光景,我们已形同陌路。
  
  和第一任妻子玲香14年的婚姻,和慧儿在一起的4年,如今想起来都一样漫长。玲香是我的大学同学,179厘米的身高,我们在大家眼中是郎才女貌。记得有一次,某师兄送了一瓶好酒,我当时很高兴,专门去超市买了红酒杯、蜡烛。吃完晚饭,趁玲香哄孩子睡觉之际,我布置餐桌,调灯光,把红酒倒好。结果等了快一个小时,玲香还没出来,一进卧室,发现她竟然睡着了。
  
  我摇醒她,说:“起来,我们喝一杯!”玲香疑惑地起床,问我“发生什么事儿了?”“出去看看。”我希望她发出惊喜的欢呼,会跑过来抱我、亲我,说“我爱你”。然而玲香很平静,还抱怨“这么晚了,明天还要送孩子上英语课呢。”当时我觉得一盆冰水对着脸泼过来,透心凉。那晚我们一起喝了酒,简单聊几句后就上床睡觉了。
  
  离婚再娶的男人,也许会变得更好吧
  
  说不出玲香哪里不好。她把家收拾得整洁干净,把孩子照顾得很好。朋友们聚会时,偶尔有人会吐槽自己的老婆懒啊、性格不好、婆媳关系紧张、性冷淡啥的,我一条一条地放在玲香身上,几乎都找不到。
  
  朋友都羡慕我找了个好老婆时,我说:“太没意思了,每天回家就是吃饭睡觉。”
  
  “你觉得没意思,就想办法把日子过得有趣起来。”或许朋友的这一声劝,让我生出了外心,不想再忍,觉得生活应该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和朋友去酒吧、参加各种单身聚会,种种逃离沉闷婚姻的新鲜感让我兴奋莫名。
  
  女儿北北小升初那年,我认识了慧儿。她来自新疆,比我小12岁,身高165厘米,身材比例很好,长相甜美、青春活泼。跟玲香摊牌时,她正面临工作调动,一咬牙,她说:“离婚可以,房子你折现给我,孩子抚养权给你,但可以和我一起生活。”没想到她这么干脆。
  
  我付出一半財产,换来和慧儿相守一生的机会,人生短短几十年,我觉得值!比第一次结婚时还开心,晚上睡觉时,我紧紧牵着慧儿的手,说:“做个好梦,明天我给你做早餐!”
  
  这才是新生活啊!新的家、新的爱人。朋友们说我花心,但也羡慕我的福气。
  
  短短一年,我离婚,再婚,再次当爸爸,慧儿生了小女儿南南。她坐月子时,都是我照顾。从开始的手忙脚乱到后来得心应手,连我妈都说:“大冬天的,看你蹲在洗手间给孩子手洗衣服,觉得心疼又欣慰,希望你收心,和慧儿好好过日子。”
  
  慧儿出了月子后,我开始恢复忙碌的工作,有时下班回家很晚,很累,可是一想到她还没吃饭,我还是会系上围裙去做饭。大姐、二姐知道后,开始旁敲侧击,希望慧儿也能分担点儿家务。
  
  我说:“我不累,我乐意。”慧儿倒是干脆,马上开始给自己做饭。不过她也够狠的,只做自己和孩子的饭,让我在单位吃。可是一天三餐都在单位吃,口味上受不了,同事们还怀疑我又孤家寡人了。下班回家只能叫外卖,次数多了后,别说姐姐们,我父母也出动了。他们从山西老家杀到深圳,天天变着花样给我做饭。
  
  70多岁的老头、老太太,每天一早赶去菜市场,慧儿不以为然,每天睡到上午11点才醒,醒了后就带着孩子出去了,等父母把菜摆桌上,接到电话的慧儿说:“你们吃吧,我在外面吃。”
  
  父母做的饭菜,不管是午餐还是晚餐,慧儿都不吃。问她咋回事儿?她说:“自来水煮的饭,我不吃。”我哭笑不得,知道慧儿很讲究,平时都用矿泉水煮饭、熬汤。但父母在这里的几天,她就不能将就一下吗?“不能!”慧儿就是这么耿直。
  
  深爱过,谢谢你
  
  后来我的父母妥协了,他们“知趣”地回老家了。我和慧儿的矛盾愈演愈烈。
  
  慧儿怀孕后不再上班。我每个月给她5000元零用钱,后来她和小区里的妈妈们交流得多了,得知其他女人都掌管着家里财政大权,她就要我把工资卡给她。我犹豫了。不行,不行,我和她毕竟是半路夫妻,才在一起两年多,怎么能交了心还交钱呢?万一她有个二心,我岂不人财两空?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一边在生活中对慧儿百般宠爱,一边又在经济上对她各种限制。她偏偏就认准了“没给我工资卡,就不打算和我过下去”。原本说好不吵架的我们,开始了3天一小吵,5天一大吵的生活。在她偶然得知我以前把工资卡交给玲香后,我们的关系更是断崖式下跌。我做的菜不合口味,吵;她半夜不睡在客厅里做瑜伽,吵;孩子生病了,吵……只要我们在一起,两人都找茬儿吵架。慢慢地,我开始不愿回家,下班后就住单位宿舍。
  
  “离婚”这个词,一旦说过一次,慢慢就会变成口头禅,不时从嘴里蹦出来。一开始她说我不在意,但某天话赶话就说“离就离!”她也要我的一半财产。“凭什么?”我说,“当初给玲香那些钱,是因为我婚内出轨啊。”
  
  “那你现在也去出个轨啊。”慧儿的冷言冷语让我心灰意冷,难道她当初跟我在一起,看中的是我的钱?
  
  去民政局那天,慧儿穿一条黑色修身蕾丝裙,神情冷漠,看上去冷艳又性感。我有些走神,问她:“我们怎么就走到离婚这一步了?”慧儿没理我。
  
  朋友们听说我又离婚了,愣了会儿神后安抚道:“没事儿,收拾一下还是帅哥一枚,追个小姑娘什么的,手到擒来!”我也只能尴尬地“呵呵”了。
  
  他们哪里知道经历了两次婚姻后,如今的我怯懦、恐惧又患得患失。慧儿因为我,人生轨迹都发生了改变。她原本可以嫁个好男人白头偕老的,但在我这里一耽误,直接从未婚女孩变成了单亲妈妈。
  
  庆幸的是,玲香和我离婚后,工作从深圳调到北京,孩子也教育得很好,她经常因公出国,世界在她面前变得越来越大,她多出了关心和照顾自己的时间,人活得越来越漂亮、敞亮。前不久见到她,她说:“爱过你,也谢谢你!”但这样的话,无论是对玲香还是慧儿,我都说不出口……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