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眼神殷殷励一生

2020-03-25 19:29:27 经典文章 98 ℃ 小蚂蚁作文网

眼神殷殷励一生

  眼神殷殷励一生

  ―――忆我的大学班主任金甲哲老师

  时间的列车载着我,在时光隧道里驶过了一站又一站,在站站相连的时空轨道上,我经历了艰辛和磨难,也被幸运眷顾着。二十岁的那年秋天,我离开供我读中学的父亲和姐姐,还有熟悉的老家岔河村,辗转三千多里,经过十里坪、龙门、头道、龙水坪与和龙,来到北国边城延吉,在公园路西首的延边大学,开始了新鲜而又充满好奇的大学生活。报到的那天,是九•三盛会的第二天,延吉的大街小巷仍沉浸在州庆节日的气氛里,公交车头、公园门口和商店的门头上,悬挂的庆祝标语还在鲜活地释放着喜庆的姿势。

  学校南大门是古典的三开宫门建筑,风格古朴,庄严典雅,与颐和园东宫门或北京大学西门极为相似,门前是车水马龙的公园路,转向路南就看见了高楼林立直插云霄的宿舍区,在门口设有安了好几排桌子的新生报到处,我和送我的姐夫背着行礼在写有“政治系报到处”的桌子前停下时,上届的学兄马上绽放出了热情,笑逐颜开地帮着拿过东西,站在桌后边身穿深蓝色西服戴宽边眼镜五十岁左右的一位老师拉了我一下说,跟我走吧。

  我和姐夫跟着他往北侧靠公园路的东西向宿舍楼走,后边的学兄快走了几步和我说,这是金老师,咱们的班主任。学兄的几句介绍,让我心里一热,下意识地叫了声老师。金老师回过头来笑着说,是的,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金甲哲,教革命史,以后就叫我金老师吧。我和姐夫点着头,跟着他走上三楼,在走廊西头的一间宿舍门口,金老师推开了漆了浅黄色漆的单扇门,里边已经来了两位同学,可能都是金老师领着过来的,就齐声喊金老师好。

  金老师笑着向他们介绍了我和姐夫,然后看着靠东南墙角的一张空着的双层木床说,你睡上层吧,干净又安全。这的确是个好位置,床的外侧正对着朝南开的一扇大窗子,光线明亮,适合阅读,窗外宿舍区篮球场、足球场上的景物一览无余,这让我的心情更加接近了金老师。金老师坐在对面下层床的床沿上,看着在上层床上铺被褥的我说,小刘,你的高考成绩是咱们班里最好的。我蓦地停下手里的动作,心里一惊,高考成绩糙好,到了大学就不重要了,可金老师的这个说法,说明他将班里同学的档案全看过了,这让我由衷地佩服起他的仔细严谨来。

  然后金老师问起了我的一些情况,我和姐夫都作了回答,姐夫还说,金老师,我弟弟就交给您了,您就好好管教让他学好习吧。从和金老师的交谈里,我知道了他是朝鲜族,老家是延边州辖下的龙井县,是政治系的副教授,革命史的教学在学校里是权威级的。第二天上午学校开学典礼后,在文科楼五楼教室里,金老师开始了班里的第一个班会。他宣布了班委人员组成,我意外地成了学习委员。

  他宣布我的班委职务时还瞅着我嘱咐了一句:小刘你是汉族,汉语说的好,平时可以带一带朝鲜族同学,提高他们的口语对话能力。然后又将视线放大到全教室说,咱们班的同学大多是朝鲜族,虽然从小学起也学了汉语,但口语不行,影响交流,在延边还行,但去了内地,就成了哑巴聋子,所以趁这个时间必须锻炼汉语,提高口语能力,等口语对话好了,你们毕业后可以到内地发展,会有很大的前途。汉族同学可以发挥语言特长,小刘要当好学习委员,利用晚间和星期天,多组织能用来对话交流的一些活动,当然我们朝鲜族同学得放下架子,谦虚地向他们学习。

  学好了,将来受益的是你们!我真切地记得说到最后这一句时,金老师脸上的表情充满了信心,殷殷的眼神在每个同学脸上掠过,腮边因说话用力情绪激动而胀得赭红,拳头握得紧紧的在空中一挥,同学们似乎深受了这情境的感染,报以热烈而又长时间的掌声。这时我才认真端详了站在讲台上两手按住讲桌的金老师,他瘦瘦的个头瞬间高大魁梧起来,和在报到处刚见到的那个金老师相比真是大不一样。

  那次班会后,为落实金老师的安排,我和班里的汉族同学说好,对朝鲜族同学进行汉语口语对话,采取分工帮学的办法,就是每个汉族同学帮助由班长指定的若干名朝鲜族同学,同时想学朝鲜语的汉族同学也可请教朝鲜族同学。这个做法得到了金老师的肯定,每到晚上或星期天去教室自习时,这个活动就很自然地进行。我从中也学到了朝鲜语的基本对话,提高了和朝鲜族同学口语交流能力,真是可以从中相互受益的好事情。快到国庆节的一个晚自习时,本应是安静学习的时间,教室里却很喧哗,金老师正好推门进来,见很多同学既不是自习课本,又不是在口语对话,而是相互嘻笑着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他很生气,用批评的语气说我们不懂得珍惜时间,过几年毕业之后,还有谁坐在这里陪你们一起看书学习。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