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有谁还能记得你

2019-10-02 17:31:50 经典文章 199 ℃ 小蚂蚁作文网

有谁还能记得你

  在一个饭局上,一个食客说,他曾经和市长吃过一次饭,而且握过手。当时紧紧地握住市长的手,手心都出汗了,紧张又激动,心狂跳不止,几乎要蹦出胸膛了。顿时,饭桌上的人羡慕不已,一个劲儿地夸他荣耀。我问他:“市长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他不太自信地说:“应该记得吧。”
  
  我说:“我不认识市长,市长离我太遥远了。我和我们楼下卖烧饼的、修自行车的、送纯净水的很熟,我记得他们的名字,他们也记得我的名字。每天上下班见了面,彼此热乎乎地叫着名字打招呼问好。”
  
  在座的各位有些不屑。说:“这有什么好记的?”
  
  我知道,我的话有点逆耳,让他们听了不舒服。在他们眼里,我所关注的人,像一粒沙,根本无关紧要。世俗的标准已经在他们眼里打上了标签,很显然,对他们而言,精英的名字才是值得记住的。
  
  曾经,刚到新单位,有一天门卫负责收发的一个小伙子来送信件。他出门后,我问同事,他叫什么名字?同事有些惊讶,说:“问这干啥?我也不知道。他这么胖,就叫胖子好了。”
  
  我一怔,同事工作了很多年,竟然不知道给他送了多年报纸的门卫的名字。
  
  说来很惭愧,我记性不好,也经常记不住人的名字。有一天突然下大雨,下班后,我没有雨具,站在单位大门口张望,犹豫着打的还是等雨过再回家。
  
  门卫看到了我,他叫我名字,说:“我这里有雨衣,你穿回家吧,我晚上值班不要雨衣。”让我窘迫的是,我叫不出他的名字,叫了他一声“胖子”表示感谢。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热情地自报姓名。我穿上他的雨衣,准备回家,他说:“你来了几天,我就记住了你的名字。此后,你经常收到报刊、信件、稿费,真不错。”我故作谦虚地说:哪里哪里,写着玩呢。
  
  末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请你以后不要叫我胖子好吗?叫我小×,或者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我的脸红了。
  
  机关里有几个勤杂工,每天上班比别人早。等我们上班后,她们已经将楼梯、垃圾桶收拾得干干净净。上班的人不论年龄大小,平时遇到她们叫小刘、小李、小赵。我估计知道她们名字的人不会超过一半。她们的名字被自己简称的姓氏代替。我曾仔细留意过,她们每天分两三次更换机关卫生间里的手纸、洗手液、垃圾桶。这让我很感动。可一想到有很多人不知道她们的名字,这多少让我有些悲凉。
  
  在一个单位,很多人把领导的家属、朋友的名字烂熟于心,就是记不住一个默默在背后为他们服务的普通人员的名字。这不仅仅是简单的尊重不尊重的问题,而是一种文化现象。
  
  如果说人的姓名是一顶帽子,那么他的尊严、人格首先由他的姓名所凝聚。记住一个人的姓名很容易,只是我们不屑于记住或者不愿意记住。原因很简单,在这个普遍功利的时代,我们习惯于眼睛向上,脑袋向上,奴性的思想已很微妙地渗透到我们心灵的每个角落。上望,我们才有可能分到一杯功利的羹,沾到一点权势的光,靠到精英的一点边。似乎我们或多或少与“上”与“精英”有关了,我们自身才有了被他人“上看”的砝码和分量。这实在是荒谬、幼稚。
  
  记住并念出一个人的名字,不仅仅是嘴里无足轻重的一口气,而且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一种平等人格的风度。就像香水,你往自己身上洒上一点,不经意间和别人擦肩而过,他们的身上也会沾上一点。
  
  我想说的是,那些微尘一样默默在我们身后或者不远处低头、弯腰、屈膝忙碌的身影,被我们忽略名字的人,是一把丈量活在这个尘世众生人格高度的卷尺,也是揣摩这个时代世态炎凉的温度计。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