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吵吵更相爱

2020-06-28 00:45:19 经典文章 86 ℃ 小蚂蚁作文网

吵吵更相爱

  1
  
  “茄子蒸的时候要切成薄片,告诉你多少次了,不长记性。”刚6点钟,母亲就开始数落父亲了。我用被子蒙住头继续睡,这两人吵架是家常便饭,不吵反而不正常。
  
  我的童年就是在父母的吵闹声中度过的,母亲是我们家的“武则天”,掌握着家政大权。我们家谁犯了错,都逃不过“武皇帝”的责罚,对于我和弟弟,母亲还网开一面,父亲犯错,母亲就拿出撒手锏一一开骂,父亲也毫不示弱。
  
  我有時觉得父亲很可怜,父亲襁褓时丧母,在单亲家庭环境中长大,后来家中虽多了个继母,但是继母还带来个女儿,对父亲自然是面子工程。父亲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和母亲吵架的时候,父亲语竭词穷,除了嗓门高占优势外,根本不是母亲的对手。
  
  记得有一年冬天,父亲赶着马车运送煤炭赚点钱,一走就是一天一夜,天寒地冻,冷得受不住。母亲平时省吃俭用,攒下200块钱买了张羊皮,请师傅为父亲做了件羊皮大衣。大衣刚做成,父亲暖暖和和地穿上走了,第二天回来的时候,羊皮大衣不翼而飞了。“羊皮丢了就拿你自己的皮抗寒去吧。”母亲开炮,一时间停不下来。“冻不死,不用你管。”父亲伸长脖子,胀红了脸,不赶快认错,还敢还嘴。大战了几十个回合,战火才熄灭。第二天一早,我还未起床,隐隐听到,“千万不敢再把这件旧棉衣也丢了,听到没有?”母亲像叮嘱小孩子一样,对父亲特别强调。
  
  父母不仅为大事吵,为小事也会嚷嚷。家里来客人了,父亲跟客人说话时,总是拿出比别人高出八度的嗓门吼着,不了解父亲的,以为他要跟人家吵架,其实父亲是不会表达,急得只能用高嗓门填补不足。
  
  客人一走,母亲就拿出家长的礼节,开始训导父亲,为父亲恶补小时候缺下的家教。父亲很不服气的一副样子,不但不接受教育,反而还要逆反。于是他们又开始一番笨嘴笨舌的唇枪舌战,锅碗瓢盆叮叮咚咚一阵响,才能平息战争。
  
  我和弟弟在一旁观战,我偷偷问弟弟:“爸妈每天吵架,他们的婚姻根本没有爱。你说他们会不会把这个家给吵散了?”弟弟若有所思:“他们离婚了,咱们就离家出走,反正后爹后妈都不会对咱们好的。”我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2
  
  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父母吵到我们结婚生子也没离婚。父亲最大的爱好是喝两口小酒,只要每天能砸吧几口就感觉过上了神仙日子。
  
  父亲端起第三杯酒时,母亲毫不客气地一把夺下。父亲黑着脸,一副委屈样,一摔筷子不吃饭了。“爱吃不吃,酒能当饭吃吗?”父亲虽然海量,但是能喝多少却掌握在母亲手中。
  
  没酒的日子,看着父亲很难过。我觉得母亲太强势了,对父亲太苛刻。我提议,让父亲到我家住几天享享福。以前让父亲住几天,父亲总说不习惯住楼房,这次父亲答应得很爽快。我估摸着父亲是想逃脱母亲的五指山逍遥快活几天。
  
  老公知道父亲爱喝一口,专门在家中备了好酒。没想到,父亲离开母亲的监管范围,肆无忌惮,每天早中晚都会把酒瓶摆放在餐桌上,筷子还没动,三杯五杯已经下了肚。两天的工夫,一瓶酒全都储存到了父亲肚子里。父亲小住,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过了几天,我察觉父亲不太对劲,看着整个人无精打采,饭也不好好吃。我赶快把父亲送到门诊一检查,父亲饭前血压飙到了160。医生建议少喝酒,适当运动。父亲根本不听医嘱,吃饭时,又开启一瓶,我劝父亲少喝点,父亲却说:“没事,喝多少我心里有数。”
  
  我心里嘀咕,父亲逃脱了母亲的五指山,就成孙猴子了。我不敢再留父亲,赶紧找借口把父亲送回去交给母亲看管。父亲一进门,母亲就炮轰父亲,我怕母亲伤及无辜,赶快逃离现场。“还有你,背着我偷偷给他放纵的机会。”母亲看着我想溜之大吉,顺手扔过来一颗手榴弹。
  
  母亲下了命令,一个月之内不允许父亲沾一滴酒。每天早上母亲把父亲赶去锻炼身体,吃过饭指派他收拾菜园子,杂七杂八的活安排了一大堆。父亲尽管絮絮叨叨不情愿,但胳膊拗不过大腿,还得按照要求完成任务。而母亲一片苦心是想让父亲在忙碌中戒掉酒瘾。
  
  母亲想法设法通过饮食为父亲降压,把我们家平时不爱吃的芹菜请上了饭桌,上顿芹菜炒百合,下顿芹菜炒木耳,晚上芹菜煮花生。就连父亲喝水杯中的绿茶也换成了具有降压功能的菊花茶。母亲还坚持为父亲饭前饭后量血压,一段时间后,父亲的血压控制到了140。
  
  父亲偶尔提出申请,母亲会大发慈悲,赏赐父亲一小口,让父亲解解馋。
  
  想起父亲在我家离开母亲的管理后从兴奋到蔫吧的样子,再看看回到母亲身边的父亲,在熟悉的嗔怪声中一日日恢复生龙活虎,我突然觉得,母亲也许天生就是月老派来管束昏昏沉沉的父亲的,两人正好凑了个“婚”字,这大概就是烟火婚姻的真实样子?
  
  3
  
  父亲的血压恢复正常后没多久,弟妹怀孕了,需要母亲进城照顾一段时间。母亲临走前,给父亲蒸了一些馒头,家里的油盐酱醋都准备齐全,才放心地走了。
  
  母亲不在的日子,父亲憔悴了许多。我劝父亲自己好好做饭吃,不要总是瞎对付。父亲说不想吃,他问我母亲在弟弟家住的还习惯吗?母亲什么时候回来?我拨通母亲的电话递给父亲,谁知没说上几句,又开始吵闹,父亲恼着,但就是不挂电话。
  
  母亲在弟弟家闲下来时,偶尔不见人,弟妹有次去楼顶晒被子,看到母亲握着手机正给父亲“上课”,上着上着嗓门又大了起来,但母亲脸上的表情是幸福的,是欢快的。
  
  弟妹胎儿坐稳后,母亲能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但是过几个月,弟妹生下孩子,母亲得照顾弟妹坐月子。母亲担心自己不在的日子,父亲吃不好饭,母亲决定教父亲做饭,在吵吵闹闹的伴奏下,母亲说着,父亲照着做。
  
  父亲喜欢吃面条,母亲就从做面开始教起,河洛面、刀削面、拉面、扯面,让父亲一天学一样。一段时间后,父亲做的扯面韧性有弹力,刀削面细长有活力。
  
  母亲过生日的时候,父亲能够亲自掌勺,独当一面了。土豆炖牛肉、清蒸鲤鱼、红烧肉、梅菜扣肉等各种美味接连上场,烧茄子、烧豆角、西红柿炒豆腐也不逊色。父亲为母亲外加的一碗长寿面,更惹得我们嘴馋。
  
  在母亲的指导下,父亲蒸的馒头白白胖胖。村里人过红白喜事,邀请父亲去帮忙,蒸、炒、煮父亲都不在话下,在别人眼里父亲已然成为后厨大师。父亲在厨房的出色表现令我们啧啧赞叹,母亲自夸都是她教的好。
  
  说来也奇怪,我这几次回家都没有听到父母吵架,我挺纳闷,难道家里出什么大事了?看着父母平静的表情,好像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后来母亲告诉我,村里有一次免费讲座,为老百姓普及医学知识,专门提到了老年人的三高问题,高血压患者除了需适当的运动并注意饮食外,情绪也要保持稳定。母亲说,吵架容易激怒父亲,引起情绪波动,引发血压上升,她尽量克制自己不再和父亲吵。父亲也说心情好身体才会好,吵架不利于母亲的健康,于是两人达成了和平共处协议。我一脸的惊讶,他们相处的弹力也太大了,张弛有度,收放自如。
  
  有人说,婚姻不是花,而应该是一棵树,自带治愈力。父母的婚姻就是如此,看似表面粗糙如树皮,却有自己的成长方式,懂得适时调整枝丫伸展的方向和根系的营养走向,在风雨里粗壮结实,白头偕老,相依相伴。也许,这才是婚姻的硬核。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