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跛脚婚姻里的卑微蹲守

2019-11-08 12:28:36 经典文章 140 ℃ 小蚂蚁作文网

跛脚婚姻里的卑微蹲守

  一开始就不对等的婚姻
  
  我与老公的婚姻十分“门不当户不对”。他工作能力优秀,长相帅气出众,家境优越,幽默善谈。以他的条件,完全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可他偏偏选了我,一个贫寒出身女孩,相貌中下,比他大六岁,除了工作还过得去,简直再没有一点配得上他。
  
  我在一家外企当管理人员,老公是我的下属。
  
  结婚那天,老家的亲戚都赶来了。按理说他们应一起到酒店吃婚宴,但公公婆婆只预留了一个位置给我老父。我知道,公婆是怕我这些亲戚“上不了台面”,给老公“丢人现眼”。
  
  当天,婆婆在我们的婚房里摆席招待这些亲眷。我们拍完录像外景回到婚房,见亲戚们挤在客厅里,有的还没有座位,但他们脸上都带着淳朴和祝福的笑,让我心里酸酸的。
  
  匆匆举行过风俗仪式,看时间该去酒店了,我走进厨房,见那里摆了一些盘子,说是盘子,其实比碟子大不了多少,每盘都盛放少许的菜肴,堆在盘中央,而且大多数都是凉菜。
  
  我忍不住对婆婆说:“妈,昨天我不是买回来许多鱼肉吗?您看,亲戚们大老远赶来都不容易……”
  
  还没说完,婆婆就不悦地瞪我一眼,打断了我的话:“说得轻巧!你们都去吃酒席,家里来这么多外人吃饭,我一个人忙得过来吗?”
  
  婆婆的话像刀片,刮得我四面生疼。这时,老公来催我,我不便再多说,带着歉意与亲戚们告别。
  
  领导和同事们都来参加喜宴了,老总先上台讲话,接着是副总,再然后是公公,我以为待会儿老父也会上台,担心他紧张,便走到他身边和他说话。
  
  “爸,这就是个形式,你要是不愿意上台,我去和司仪打个招呼,等公公讲完话直接进入敬酒环节。”
  
  老父拘谨地坐在桌后,尽量把身体缩成一团,不引人注意。他嗫嚅着说:“刚刚你‘那边’的爸爸已经跟我说了,不让我上台。”
  
  我心里不是滋味。老父看我眼圈红了,急忙又说:“闺女,你‘那边’的爸爸也是好意,他知道我不会说什么,也不认字,就算给我个演讲稿,我也念不出来,上去净丢这张老脸了。你别多心,啊,今天是个喜日子。”
  
  那天,我的眼睛一直酸胀着疼。
  
  公公监视我给孩子喂奶
  
  婚后,公婆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对儿子百般疼爱,对我却百般挑剔。老公一开始是向着我的,但感情架不住亲妈的耳边风,渐渐地老公也觉得我配不上他,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差。
  
  怀孕后,婆婆经常半真半假地敲打我:“你老公是咱们老夏家的三代单传,你一定要争气,给我生个孙子,不然,我们老夏家绝后,你可负不起责任!”
  
  天不遂人愿,孩子是个女儿。公婆气得一甩手回了家,好在老公还有点良心,在医院陪了我一夜,但脸色难看之极,没有跟我说一句话。
  
  毕竟是亲孙女,在最初的失望和排斥情绪平复后,公婆对女儿逐渐疼爱起来,起名叫贝贝,这让我感到很欣慰。但他们爱的是孙女,不是我这个害得夏家“绝后”的儿媳妇。我在家中如履薄冰,就算喘气大声了点,也可能招来训斥,说我“吓着孩子”。
  
  为了家庭和谐,这些我都能忍受,但有一天,却发生了一件事,让我无法再忍。
  
  那晚,我在卧室里给贝贝喂奶,忽然,公公没有任何招呼就推门走了进来。贝贝正吃得起劲,不肯放开小嘴,我惊吓之余,手忙脚乱地抓过一张布遮住胸前。公公见状,不但没有回避,反而迎上来,严厉地盯着我。
  
  “你怎么当妈的,拿尿布盖着那里,孩子万一沾上细菌怎么办?”说着,他怒气冲冲地伸手,一把把尿布扯开了。
  
  我像被当众扒光了衣服,羞得无地自容,同时气往上冲:“爸,我正在喂奶,你能回避一下吗?”
  
  公公理直气壮:“我是你爸,是贝贝的爷爷,喂奶我都不能看?你就是思想不端正!”
  
  我简直要气疯了,与公公吵起来,贝贝吓得哇哇大哭。婆婆与老公闻声赶来,婆婆就算了,可就连老公也向着公公,认为我无理取闹,我又怨怒又委屈,揽着贝贝流了一夜的泪。
  
  让贤老公,生活深陷泥潭
  
  老公在家里虽娇惯,但工作上不马虎,只是一直没有得到明显的提拔,他认为这都是有我在上面“压着”。我比他早入职四年,专业也更对口,不管人事如何调整,他都摆脱不了做我下属的命运。工作不顺心,他自然回家发牢骚,公婆听了,就对我“动之以理”,劝我“退位让贤”。
  
  我骨子里还是很传统的,也认为男人应当是家里的顶梁柱,只有比妻子地位高,家庭才能更和谐。于是,我递交了辞职信,跳槽到一家澳洲公司驻中国办事处工作。
  
  老公很高兴,工作加倍有激情,不久,就一跃取代了我曾经的位置,副总经理。那晚,我与婆婆做了许多菜肴给他庆功,老公喝得微醺,回到卧室后,他说出了我已很久没听到的甜蜜话语:“老婆,我爱你。”这让我认定,自己的牺牲是值得的。可是不久后,我就发现自己错得可笑。
  
  我与以前的一位女同事经常联系,一次我俩在外面吃饭时,同事说:“你老公现在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你得看紧一点。他现在既有了成熟男人的味道,事业又蒸蒸日上,即使他不去招蜂引蝶,也难免有不自觉的小姑娘主动粘上来。”
  
  她的话让我感觉到了危机,从那时起我开始留心。我发现,老公回家比以前晚多了,把手机管得严严的,周末更是很少在家,找各种借口出去。总之,一切出轨的痕迹都在他身上显露出来。
  
  生活已经很复杂了,我不愿再生枝节,不断地劝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盼老公自己能回心转意。不料,我的纵容却使得那个女孩越发嚣张,一天,她在我老公的手机里找到我父亲的电话,竟然拔打了过去。
  
  老父一生没见过什么世面,对于这通神秘的电话,他简直是用敬畏的态度去回应的,那女孩问什么,他小心翼翼地答什么,直到那个女孩用调笑的语气问:“听说你老伴去得早,女儿谁给你养的?”老父这才察觉到了一丝恶意。
  
  我得知这件事以后,气得几乎晕过去。老公不在家,也不接我电话,我便去找婆婆说理。没想到婆婆听后,冷笑一声:“自己的老公都留不住,还是怪你没能耐。你要是对他好,他能去找别的女人么?”
  
  所有压抑的委屈与愤怒都在那一刻爆发了,即使不为自己伸冤,也要为老父争口气。我找到以前的领导,举报老公的作风问题,又当着昔日同事的面,把老公的所作所为全部吐露出来。这等于绝了老公的后路,很快,他就被辞退了。公婆恨透了我,老公也恨透了我。而我,也几乎恨透了自己。
  
  鸡肋婚姻,吞吐都不是
  
  但是老公没有提出离婚,因为我又怀孕了,四个多月时去医院找熟人帮忙,查出是个男孩。公婆与老公为了“传宗接代”,“宽容”地接纳我还是这个家的一分子。我也没有勇气离婚,因为我已青春不再,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老,更为了三岁的女儿和即将出世的儿子。
  
  又过了一个月,我自己出钱买了一套带装修的两居室,接老父来一起住,女儿和老公则与公婆一起住,只有周末来我这里过。我们的婚姻表面上虽然是完整的,但内里早已分崩离析,各过各的,这是多大的悲哀。
  
  儿子出生后,老公的态度有所改善。他做过副总,不愿再回头从普通职员做起,于是选择了自主创业,却连连失利。
  
  而那个女孩能够与他同甘,却不能共苦,果断地离开了他。这也许让他有了反思,对我也表现出些许的歉意。但公婆始终不能原谅我,每当见老公和我亲密些,便拉长了脸冷言冷语,提醒他我的那些“恶行”。
  
  我知道,我们之间的裂痕已经太深,无法完全修复了。人生路还很漫长,我不知该怎么做。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