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婚姻里,是否有爱情的来往

2020-09-14 02:50:05 经典文章 183 ℃ 小蚂蚁作文网

婚姻里,是否有爱情的来往

  我知道自己是个平常女孩,在大学里一直过着随心所欲的日子。虽然没有打劫帅哥的意向,但偶尔的忧郁还是免不了的。
  
  大约是大三的时候吧,系里办了一次联欢晚会,可节目的乏味让我独自上了房顶的天台。我静静地坐下看星星,忽然觉得很没意思。星星很多,看似热闹、明亮,可谁知它们的孤独呢?“崔雪,我买了啤酒,如果你郁闷,敢不敢过来喝点?”很有磁性的声音,不用看我就知道是班里的“大众情人”齐林。他长得高大帅气,不仅很讨我们系里女生的欢心,别系的女生也喜欢与他套近乎。我和他是一个班的,见面也只是点个头而已,我从没想过与他会有什么故事发生。可这样的时候,他怎么就看懂了我的心情?
  
  他把几个拉罐啤酒放到我面前,自己拉开一罐喝了起来,轻蔑似的说:“没喝过?”我拉开一罐猛喝了一口,示威般说:“谁没喝过……”话没说完,却被呛得咳了起来。他哈哈笑了。
  
  第一次和一个男生如此近距离面对面,心有些慌乱,但有啤酒做伴,我还不至于失态。朦胧之际,仿佛从天穹传来一个声音:“做我女朋友吧,其实我一直都在暗中喜欢你,别拒绝我啊!”一口酒从我嘴里喷了出来,我弄明白了,这是齐林说的话。他身边从不缺女生,为什么他会对我这个相貌平平的女孩有兴趣呢?心里似有小鹿乱闯,可我还是保留着自尊与矜持。“凭什么呀,我可不想让自己处于众多情敌之中。”说完,我就下楼去。
  
  刚走下几个台阶,脚下“砰”地一声响,一个拉罐开了花。齐林一脸坏笑地对我挥着手,说:“别让我等太久,知道吗?”这个自信的家伙,竟然如此低估本小姐的矜持,哼!
  
  齐林第一次约我去看电影,我说要写作业;他第二次约我去喝咖啡,我说喜欢那种情调可不喜欢那种味道;他第三次约我时,我似乎不好再找借口,于是,我放下了自己的矜持,说:“答应你一次,下不为例啊!”可是,面对这样的帅哥,我能做到下不为例吗?
  
  与他走在街上,我能感觉到旁边射来的艳羡的目光。为了不让自己陷入更多的嫉妒中,把他据为己有,我与他约法三章:一、出门不许打扮;二、在街上不许看美女,用余光也不行;三、与女生说话不许超过两分钟,极限为三分钟。
  
  这样苛刻的条件,齐林竟然都答应了。想想一个男人能这样为自己而改变,我的心里还真是感动了一下。
  
  从此,每天早上,齐林会为我买好早点,陪着我吃完后一起去上课。星期天,他会用一辆自行车带着我去郊外看风景。哈,想不到有个男朋友,竟然是件令人很享受的事,早知如此,应该早些就把他掳来才是。
  
  有爱情的日子,时间也过得飞快。
  
  齐林是个很合格的男朋友,因此毕业后,我们就开始谈婚论嫁了。齐林说:“我们先去把婚纱照拍好。”想着一身婚纱的浪漫,心里就有了一种幸福的暖流。我们选了市内最好的一家影楼,老板亲自为我们拍照。老板其实也年轻,叫元君,是个风趣的小伙子。在他的指挥下,我们做着各种各样的POSE,让闪光灯一次又一次照亮我们青春的脸。
  
  以前看人家的婚纱照,觉得很美很艳羡,如今自己来拍,才知道那个累。偏偏摄影师是个精益求精的人,每个场景都要拍好多镜头,说是确保质量。我打趣地对齐林说:“要是再结婚,我不会选择拍婚纱照了。”
  
  一个星期后,元君打电话来要我们去选照片。齐林说:“你去吧,我懒得去了。”怎么这样啊?一点也不看重似的。
  
  元君把电脑里的照片一张一张给我看,一边叹息:“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新娘。”这元君真会说话,是不是对每个客人都这样呀?我说:“你这是取笑我呀,这就最美了,是不是你这店没生意呀?”店里的伙计说:“我们老板拍过无数的情侣照,他这样说还真是第一次呢!”元君很内行,从光线、角度、姿势等一一给我讲解,在他的帮助下,我选好了照片。
  
  这期间,齐林出了一趟差,等他回来,我已把相册取了回来。我翻看着这些精美的照片,很是兴奋,一边要齐林一起来看。可他却不耐烦起来,说:“有什么好看的,就你这样儿,再怎么照就这样了。”这话像一瓢冷水泼在我心头,让我很不舒服。我说:“对,我就这样,那你当初还跑来找我干吗?”他看我一眼,没说什么。我气不过,继续说:“你也是,都要结婚的人了,怎么一点幸福的表情都没有?”他冷漠地瞥我一眼,竟然“嘭”地一摔门,走了!我一愣,无限的委屈升了起来,眼泪一下就夺眶而出,原来他竟是这样一个毫无生活情趣的人?
  
  我趴在床上痛哭了一场,直哭得筋疲力尽。
  
  “你是我看过的最美的新娘。”元君拍过那么多美女都这样说,齐林凭什么这样不在乎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像有灵犀似的,我竟接到元君打来的电话,说是他第一次拍到这么美的照片,为了庆祝,想请我吃饭。我郁闷的心情一下就得到了舒缓,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一见面,元君又说:“能约到世上最美的新娘,我真是三生有幸啊!”这样风趣的一个人,我矜持地抿嘴一笑。
  
  饭桌上,他说起他的摄影和作品,我虽然似懂非懂,却听得津津有味。我盯着他看,忽然觉得他很有艺术家的韵味。好像有什么在打扰我们的谈话,他微笑着指了指我的包,说:“别这样盯着我呀,来电话了。”我很是尴尬,有些失态地接了电话,是齐林打来的:“你在哪呀?我们一起吃饭吧?”“我有事,忙着呢!”我脱口而出,然后挂了电话。
  
  元君很通情达理,说:“是你未婚夫吧,要不咱们下次再约……”我忙说:“别,不理他,我也饿了,不想走了。我们刚才聊到哪了?”
  
  这顿饭,我们吃了很久,直到夜里11点了,元君才把我送回家。这期间,齐林打过不少电话来,我嫌烦,就把手机关了。或许,我潜意识里只是想惩罚一下齐林。
  
  第二天,齐林就来向我赔礼道歉了,态度很是诚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和好如初。他和我商定婚期,我却要求把婚期推迟,说是想再考察考察他。他依了我。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元君,他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从此,我和他有了更频繁的约会。他风趣的谈吐,给了我精神上很大的享受,这是以前齐林不曾给过我的。
  
  我的心理有了变化,越来越不愿搭理齐林,而很喜欢与元君在一起。直觉告诉我,我的情感天平已开始向元君倾斜。一次吃饭后,我又定定地看着他,对他说:“我好像爱上你了,我们结婚吧!”我以为元君会惊喜,可是他没有,他摇着头,平静地说:“我们在一起可以,结婚不行,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的!”这样的话出乎我的意料,他并不像是个玩弄女性的人呀,为什么?
  
  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而我的希望因他这样而变得渺茫。一个没有未来的爱情,相信是每个女人都坚持不了的。我不再与元君来往,又回到了齐林身边。
  
  终于确定了婚期。可随着婚期一天天的临近,我却越来越不开心。齐林忙忙碌碌的,他那张让我曾经欢欣的脸,如今变得让我厌烦。
  
  我的婚姻似乎将没有爱情。就在这样的忧郁中,婚礼来到了我的眼前。
  
  婚礼服是豪华的,家人和朋友在催我快点穿好。今天我是新娘,我会是最美的新娘吗?这样想着,心竟一震,我说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下楼后,我立即打了一辆车,赶到了元君那里。我不管家里因为不见了我会乱成什么样子,我只希望自己的爱与执著能够感动元君。
  
  这样的行为,我知道我把自己逼到了没有退路的位置,父母甚至都不认我这女儿了。好在元君对我很好,好得让我觉得我所有的牺牲都值得。
  
  花前月下,我们书写着我们的浪漫;名山胜地,都有我们爱情的见证。他为我拍了很多的照片,每张照片,我都喜欢。
  
  我说:“如果结婚,我不想再拍婚纱照了,有这样的照片就够了。”他的眼里掠过一丝黯然,他说:“我已给你拍过一次,不可能会拍第二次。”每次说到结婚,他都要避开话题。他对我很呵护的,可是为什么他不愿意让我做他的新娘?
  
  一年过去了,我觉得恋爱的滋味尝够了。看到身边的同学、朋友一个个都成家有了孩子,我终于忍不住了。我问他:“你爱不爱我?”“爱!”“既然爱我,我们就结婚,否则,我死在你这里!”我似乎豁出去了,他却吃惊地看着我,咬着嘴唇点头了。
  
  终于盼到头了,我的坚持与等待有了我最向往的结果。我趴在他怀里哭了。
  
  这些天,我被幸福浸泡着,感觉这世上一草一木、一景一物都是那么可爱。可元君却有些郁闷的样子,我问他:“干吗呀?世界上最美的新娘是属于你了!”“是啊是啊。”他这样应着,却没有开心的表情。明天是个好日子,我和他约定,明天去办结婚证,我会在街办门口等他。
  
  第二天,当我来到街办门前时,忽然觉得心里很虚幻。约定的时间到了,他还没有来。又等了半小时,他还没有来。打他手机,竟然关机。我忽然担心起他来,他不会出什么事吧?正当我要去找他时,他的一个朋友却来了,交给我一封元君写的信。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我问:“他为什么不来?”朋友说:“你看信吧!”
  
  “崔雪,对不起,不是不爱你,而是我的心理对婚姻没有把握。我还是不能娶你,请原谅我的自私。是父母的离婚让我对婚姻充满了恐惧。这不怨你,我曾经尝试接受你,让你成为我的新娘,可我发现我还是做不到……我已离开这座城市,等我战胜了自己,我会回来,如果那时候你还是单身的话……你是我的最爱,永远都是!”
  
  一边读信,我的眼泪一边往下滑落,一滴一滴湿了信纸。
  
  爱情、婚姻是什么?我曾经是婚姻的叛逃者,我原以为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可如今,他却成了逃兵。
  
  路边有一排月季正红火地开着,可在我的眼里,它们忽然黯然如枯草,没了任何色彩……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