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不,你才是我所爱的

2019-12-01 10:59:22 经典文章 155 ℃ 小蚂蚁作文网

不,你才是我所爱的

  他们两家是多年的世交。所以,爱德华希望英格里德能成为他的妻子。拥有一头飘逸的长发、魅力四射的笑容,英格里德是亨德森家姐妹里最漂亮的。但是,爱德华只是在教会野餐的时候,才敢大着胆子坐在英格里德的身边。
  
  几年后,爱德华离开英国,登上了大西洋号货轮一每一个愿意去美国淘金的年轻人都可以免费搭乘大西洋号。如果爱德华果真在落基山淘到了金子,那么全家人都会搬到美国去。
  
  几个月过去了,爱德华不知疲倦地劳作着。金脉稀薄,每天的收入也很微薄,但总算情况还稳定。还没有正式向英格里德求爱,这是他深深的遗憾。爱德华渴望把英格里德拥在怀里,摸一摸她赤褐色的长发。思索良久,他提笔给父亲写信,希望父亲能帮助他美梦成真。
  
  差不多一年以后,爱德华等到了他日思夜盼的电报:亨德森先生同意送他的女儿来美国。父亲夸这个女孩是个勤劳而有生意头脑的姑娘,她将与爱德华一起努力发展他们的金矿,并希望一年以后把两家都接到美国参加他们的婚礼。
  
  爱德华的心因为快乐而急速地跳动。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一直忙活着把他的两间小屋变成一个家:窗帘由粗麻布袋换成有花样图案的面粉袋,遮住了脏兮兮的窗子;从草地上拔来鼠尾草,晒干了,放在一个瓷罐做成的花瓶里,搁在英格里德的床头柜上。
  
  那一天终于来了,爱德华手捧一束新摘的小雏菊来到火车站。火车慢慢停下来,蒸汽翻滚,车轮尖叫。爱德华往每一个窗子里探望,寻找那一头长发和那个动人的笑脸。
  
  从车上下来的不是英格里德,而是她的姐姐玛塔。她垂下眼帘。平凡的脸上露出羞涩。爱德华目瞪口呆地盯着她,递上了那束花。“欢迎。”他轻声说。
  
  “当爸爸说你要求我过来的时候,我很高兴。”玛塔抬头看了看爱德华的眼睛又很快低下了头。“我来替你掌包。”爱德华苦笑着上了马车。
  
  亨德森先生和爱德华的父亲都没看错,玛塔的确很有生意头脑。爱德华在矿上工作的时候,玛塔在办公室忙碌。她在起居室搭起一个临时的写字台,详细地记下矿上的每一件事。
  
  6个月后,他们的资产翻了一倍。
  
  美味的佳肴,安静的微笑,这个小屋因为一个好女人而美丽起来。“可她并不是我爱的女人啊!”每晚爱德华睡在帆布床上时都忍不住悲哀:他们为什么让玛塔过来?
  
  这一年里,爱德华和玛塔一同工作、娱乐、开怀大笑,但从未相爱。有一次,玛塔在起身去卧房的时候,亲了亲爱德华的面颊,爱德华很难看地笑了笑,没有其他表示。
  
  一个春日的下午,山石在倾盆大雨中滚落下来,挡住了金矿的入口。爱德华将沙子装满口袋,把它们堆放在水流处。他全身湿透,精疲力竭,但疯狂的举动似乎一点效果都没有。突然,玛塔站在了他身边,手拿一个敞开的麻布袋。爱德华把沙子铲进去,玛塔像男人一样把装好的袋子堆放到其他沙袋之上。脚踩着齐膝深的泥巴,他们在大雨里干了好几个小时,直到雨停。然后,他们手拉着手,一道回了家。喝过热汤后,爱德华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没有你,我肯定救不了那个矿了。谢谢你,玛塔。”
  
  “不客气。”玛塔回答道,带着她惯有的微笑,然后静静地回到她的房里。
  
  几天之后,他们收到了电报:亨德森和魏尔曼两家人下周抵美。
  
  爱德华和玛塔一起来到火车站,他们看到了月台上兴奋不已的两家人。英格里德出现了,玛塔转头对爱德华说:“去找她。”
  
  爱德华诧异得结巴起来:“你……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我不是你心仪的姑娘。教会野餐的时候,我看到了你对英格里德的殷勤。你渴慕的妻子是她,不是我。”
  
  “可是…”
  
  玛塔的手指压在爱德华的嘴上,不让他说话:“我确实爱你,一直都爱。正因为如此,我希望你幸福。去找她吧。”
  
  爱德华第一次发现玛塔是如此的美丽,他记起了他们在草地漫步,壁炉前宁静相守,还有一起流汗劳作。这时,他才意识到潜伏在他心里数月的真实想法。
  
  “不。玛塔,你才是我所爱的。”他把她拥到怀里,用内心迸发出来的爱亲吻她。两家人聚集在他们身边欢呼着:“我们来参加婚礼了。”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