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爱从不信天道酬勤

2019-12-01 15:00:12 经典文章 109 ℃ 小蚂蚁作文网

爱从不信天道酬勤

  安惠到现在都搞不明白,为何她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追求季凌上,可5年过去了,竟还是没有得着他的心。
  
  季凌是那一届迎新会的组织者之一,比安惠高两届。在几乎所有的师兄都找新入学的师妹搭讪时,季凌只是专注地在调整着他的镜头。这个一身行头冷峻低调的男生,一看就是那种家世背景优越、自小对物质已经蛮不在乎的人物。安惠的父亲也玩过摄影,所以她有眼力,一眼看去,季凌手上的三个镜头没有一个低于一万元。
  
  两天后,校园网上贴出了迎新会的所有照片。安惠吃惊地看到,季凌竟抓拍到了那么多动人的瞬间,把那场各怀心事的迎新会拍得不同流俗。安惠的四张照片,更是各显神采。有一张,季凌竟拍到了她在热闹场合中浮上心头的孤僻感,那种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清冷气质。在此之前,只有最懂安惠的闺蜜这样说过她:“别看你很随和,其实你很固执。只要是你认准的事,你就会孤注一掷地干下去。”
  
  安惠在季凌的镜头里,看到了一个完完全全的知己,或者,是她自认为找到了知己。大学四年,安惠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追求季凌上。
  
  其实,季凌的性格比较孤僻,除了业余时间打篮球、玩摄影,一向独来独往。安惠在念完大一时改新闻学专业为经济管理专业,费尽心机终于和季凌分在同一个系,从早到晚制造“偶遇”的机会。为了与季凌有共同语言,她不但跟父亲请教摄影技巧,还在网上找了省青年篮球队的队员私下做篮球教练,接受了正规的训练,投篮、运球、抢篮板……基本上能打“女篮5号”了,甚至连篮球裁判的基本常识都学了个门儿清。
  
  对于安惠的超常付出,所有的同学都看在眼里,只有季凌仍是一副不紧不慢、对什么都蛮不在乎的样子。他并不否认安惠的女友身份,但显然没把她的付出当回事。举个例子,每过一段时间,他都会不打招呼地失踪几日。安惠只有看到他更新的博客,才知道他又去了哪个山旮旯里拍日出或云海了。
  
  安惠对自己的选择产生过怀疑吗?产生过,但付出越多,她越是像被套牢的股市散户一样,越舍不得割肉离开,总想着有朝一日天道酬勤,老天会给她一个好回报。
  
  季凌是本地人,毕业后宅在家里,当自由摄影师,偶尔也帮忙打理家族产业。安惠本已考上复旦大学的研究生,但为了和季凌在一起,她放弃了读研机会,改考本地公务员,还算运气好,成为区里一个部门的办事员。虽然那不过是一只死气沉沉的铁饭碗,但安惠显然很满意,她可不想忍受异地恋的煎熬。
  
  季凌对安惠这种步步为营的逼迫,表现出了烦燥。安惠追得越紧,季凌越是生出脱逃之念。你得承认,有种男人天生是精神上的浪子,也许35岁之后才能倦鸟思归,而在他二十四、五岁的时候,他既不喜欢麦芽糖一样粘牙的恋爱过程,也不喜欢紧随而来的庸常家庭生活。
  
  在安惠兴冲冲地谈及对未来的孩子该怎样早教,甚至买何处的婚房才对孩子将来的择校有利时,季凌猛地站起身来:“说这些太早了吧?忘了告诉你,这些天我一直在恶补英语准备出国,反正我爸妈还年轻,还没到要找接班人的时候。我想去纽约读电影专业,那才是我的一个梦。咱俩的大方向根本不一样,何必糊在一起耽误了彼此,还是早些分手吧。”
  
  安惠哪里肯死心,念了十几年书,让她念出一种执念来——凡事只要肯努力,没有拿不到的好成绩;要是你没有拿到好成绩,那是努力得还不够。
  
  为了打灭季凌成为下一个李安的幻梦,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安惠每天中午给他送去亲手做的爱心午餐和养生汤,在季凌一再拒绝的情况下依然贼兮兮地跟在他身后。但这一回,季凌是铁了心要和安惠分手,连手机号和QQ号都换了。每次离开父母的公司时,他总会让人先侦察一下前后门都没有安惠围追堵截的踪影,才肯走。
  
  安惠几次扑空,终于撑不住,在雨中号啕大哭。
  
  其实,安惠是患了许多从小一帆风顺的优等生特有的毛病:坚信在爱情上,也会天道酬勤。
  
  细想一下,就会明白,爱情又不是读书考试,你起早贪黑,你一心一意,你头悬梁锥刺骨地惦记着他的冷暖饥饱,你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你讨好他和他周围所有的人,你在每一个细节上都无懈可击,你痴情到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能换到他的回心转意么?不一定。
  
  20年前,明白人亦舒就说过:“当一个男人不爱你时,你笑是错,哭是错;辩白是错,乞求是错;活着是错,死了还是错。”
  
  当真爱来临时,花三五成的力推动它,就能顺风顺水,乘风破浪;若花十成的力尚不能推动,那船就是搁浅的摆设,想渡海去彼岸,你干嘛不换一艘船?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