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爱情不能死而复生

2019-12-02 10:32:42 经典文章 189 ℃ 小蚂蚁作文网

爱情不能死而复生

  01
  
  有时候,在琳都要忘了自己当初来北京的原因。
  
  当她和许多北漂一样挤下地铁之后,被出口的冷风吹得一个激灵时她才会想起孟祥。又是冬天了,这是她来北京的第五个冬天,而孟祥已经离开她四年了。虽说是离开,但他人仍在北京,甚至仍住在他们初来北京时租的阳台隔断,只是人山人海的北京,若不是非要见面谁也不乐意穿越半个城市去见谁,更何况孟祥还是个前男友。
  
  如今,在琳已经算是在北京站稳脚跟,租得起三环内的一居室,月薪加年终奖能来几趟欧洲游,节约一下买得起驴牌(LV)限量版的包了。她从来没想过在北京买房,也没想过以后要留在北京,只是目前一切稳定,她像只蚁后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愿意挪窝,毕竟去每座城市都需要重新开始,而她还没有独闯天涯的勇气。
  
  可是,当新来的小助理问她,当初为什么来北京的时候,她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因为她既不像真人秀上那些选手为了梦想,更不是为了赚钱,只是因为当年大学毕业的时候,孟祥忽然说了一句,不如我们去北京吧。
  
  她接了一句好啊,然后就跟孟祥一起坐了24个小时的火车到了北京。
  
  她来北京头一年,没去过长城和故宫,没吃过烤鸭没去后海喝过酒,跟孟祥一起住在隔壁放屁都听得见的隔断间。动物园30块钱两件的T恤,以及挤破头皮也抢不到座位的地铁和周末的餐厅兼职,都没让她觉得有多苦,苦的是耗尽热情,以为一条道能走到黑的爱情,忽然间就没了。
  
  这些年,她搬了很多次家,跳了很多次槽,可是自从跟孟祥分手后就再也没恋爱过。其实,追她的人也不少,偶尔犯花痴也倾慕过年轻有为的男子。
  
  只是,再没有人能像当年孟祥那样轻易住进她心里。
  
  02
  
  在琳是在大一认识孟祥的,那时她还穿着土不拉几的基础款,戴着笨重的眼镜,留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斜刘海,因为初进大学唯唯诺诺的,五官再好看也被土鳖气质耽误了。
  
  班里一个个女生都有了追求者,她只能望洋兴叹。
  
  第一个注意到她的男生是孟祥,那天她没洗头,索性扎了个马尾去跑步,跟孟祥撞了个满怀。她的眼镜掉在地上,抬起脸模糊地看着孟祥,他有一张清白俊秀的脸,红色的NIKE卫衣,看起来像一团火,他把眼镜捡起来递到她手里时,那团火也就烧到了她心里。
  
  她戴上眼镜,孟祥的脸在她眼里清晰起来,两个人互相道歉,寒暄之后才知道他们是同一届而且同系。
  
  他打量她说,怎么没见过她,在琳说,可能是自己太不起眼了。
  
  孟祥笑了笑,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你戴眼镜和不戴眼镜完全像两个人。”
  
  在琳也不知哪来的胆量,追问:“那是戴好看,还是不戴好看?”
  
  孟祥自然说不戴好看。
  
  在琳心上涌出一阵喜悦,第二天就拉着室友去配了隐形眼镜,回来的路上经过理发店,把留了二十几年的斜刘海硬生生劈成了中分,意外的竟十分适合她的脸型,连造型师都夸她时髦多了。
  
  在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时髦了,只是看着镜子里的不一样的自己,才忽然发现原来这么多年她都没找到自己正确的打开方式。
  
  有人说大学对很多女生来说就是一个华丽蜕变的过程,从大一的土鳖变成洋气的学姐。在琳虽然只是小小的变化,但却让人耳目一新,甚至有男生才意识到,原来班上还有这么一个被遗漏的妹子,纷纷凑过去装熟。
  
  换了发型的第二天,在琳就在图书馆遇见了孟祥,虽然不熟但有过一面之缘,两人坐在一起看书,窗外十月的阳光照在他们肩上,仿佛已经有了故事的雏形。
  
  之后孟祥的讨好再明显不过,一个月后开始穷追猛打地告白,在琳没有拒绝。热恋总是美好的,孟祥忽然间就占满了她的生活,约会、上课,早晚安一次不漏。
  
  当别人问起“你男朋友呢”的时候,她的脑海也会自动跳出孟祥的脸。
  
  03
  
  在琳也没想过会跟孟祥一路走到大学毕业,所以最初,她只是一心扑在他身上,单纯地恋爱,所以她不懂为什么毕业季的时候那么多情侣哭着要分手,在她看来只要足够爱,什么都不是问题。
  
  刚分手的室友问她,“没有车子房子票子怎么办?”
  
  在琳一脸无所谓,“这些跟爱情有关系吗?”室友无言以对,在琳哼着小曲儿收拾行李准备跟孟祥去北漂。
  
  22岁的在琳只想跟孟祥这样恋爱着,做大都市里一只努力向上的蝼蚁。那年她唯一的愿望是从五环外的隔断间搬到四环内的隔断间,这样上班能少坐30分钟的地铁。
  
  可是,孟祥不这么想,来北京不久他就打起了退堂鼓,几次跟在琳提起不如回南方小城过日子,找父母要首付贷款买个房,再买个代步车,周末自驾游,也美滋滋的。
  
  那年冬天,暖气管坏了,他们缩在被窝里,孟祥又提起这事。在琳自然不乐意,她已经来了北京,不说闯出个名堂,也要有积极向上的心态,何况他们还这么年轻。孟祥却从她这番话里听出另一种意思。
  
  当初他提议来北京只是一时兴起,发现举步维艰后就想撤退,但是在琳却贪心地想要留在这里,他作为一个男人,无法承受这种压力。
  
  他们的分歧便是从留不留在北京这件事开始的,像抽了丝的衬衣,一撕就能撕出一个豁兒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在僵持不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在琳渐渐感觉在他身上看不到爱情了,只有生活的琐碎和孟祥的怯弱。她要的并不是室友口中的车子房子票子,更不是迷恋北京的繁华,只是不甘心,以及孟祥一天天冷淡下来的态度。
  
  最后孟祥提分手是因为他问在琳有没有想过以后,在琳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结婚两个字,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害怕。所有的爱情修成正果的结局不都得结婚吗?在琳自我怀疑了很久,孟祥在她犹犹豫豫的态度之下,冷不防地说了分手。
  
  在琳望着眼前曾经信誓旦旦跟她说会永远陪着她的男人,心一点点碎掉,她想不通打败她爱情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时间,还是曾经室友口中的车子房子票子,或者是他们渐渐分道扬镳的人生轨迹。
  
  之后在琳才明白,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修成正果的爱情,不到死在彼此怀里的那天,都不算修成正果。70岁老大爷丧偶后,还找个老太太搭伙过日子呢。
  
  可是,那跟爱情有什么关系呢?
  
  在什么阶段需要什么,才是人生的关键所在。
  
  而她跟孟祥的爱情,好像已经死了。
  
  04
  
  在琳搬出阳台隔断后,在同事家借住了三个月,之后在二环内租了床位,6个女生一间,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步行去公司。
  
  失恋让她消沉了一整个冬天,春天再来时,她决定做一棵春风吹又生的小草,开始拼了命地努力,不是因为走出失恋的阴霾,而是合租的姑娘偷穿了她的内衣。
  
  她扔掉内衣的时候,望着人来人往的街,忽然哭出声来,从那天开始她的愿望是从床位变成一居室的独立间。而那时候孟祥已经回了南方小城,但两个月后他又回来了,因为小县城的薪资根本不够他花销后再还贷。
  
  他也曾联系过在琳,但那时候她正忙着拼命加班,见面一推再推就不了了之了。
  
  倒也不是真的没时间,而是在琳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她意识到孟祥不会是她的归宿,曾经的爱恋也如年久失修的轮船,离岸太远只能沉入海底。
  
  在北京的第三年,在琳终于从床位搬去了三环的独立间,用一半的工资付房租,而孟祥仍住在那间阳台隔断。
  
  第四年,在琳遇见靳远,他是她最大的订单客户,几次应酬下来,他开始追她,邀请她去他在怀柔的别墅,甚至把一辆凯迪拉克随便借她开。她统统拒绝,因为她在他身上看不到一丁点儿爱情。
  
  同事说她傻,她只耸肩笑笑,不知自己是傻还是天真,但她还是想要遇见一场会心动的爱情,像当年支撑她跟孟祥只身闯北京的不是一腔孤勇,而是满满当当的爱情。
  
  第五年,27岁的在琳忽然心生离开北京的念头。
  
  05
  
  冬天来临之前,在琳递交了辞职信。
  
  她从来都不是什么有野心的人,她决定回南方小城开个店,手头的存款够她买辆小车,偶尔跟朋友一起自驾游。想一想好像和当初孟祥规划的一样,但又不一样。努力过后再回归平淡,和从一开始就没追求,是完全不同的。
  
  这是她跟孟祥不同的地方,也是决定他们分手的根本原因。
  
  靳远追不到美人,倒也大度仁义,在她离职前还下了一个大订单,让她拿了一笔不小的獎金,出于礼貌在琳请他吃饭,吃完饭两人从餐厅出来途经一家婚纱店的橱窗,在琳忽然就停了下来,那一刻她又想起孟祥来。
  
  其实,最初的最初她是有想过嫁给孟祥的,甚至偷偷想过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但那时候她毕竟刚毕业,对嫁为人妇的生活多少有些惶恐。
  
  在琳在橱窗前站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不远处的孟祥,这时她才忽然想起,他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
  
  他双手插在口袋,迟疑地上前打了招呼,目光在靳远身上徘徊,最后落在她身上。
  
  他说,好久不见。
  
  在琳的心一颤,是啊,好久不见。
  
  简单的寒暄过后,孟祥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恭喜你。
  
  在琳看了一眼旁边的婚纱店,没有解释。
  
  那一刻,在琳心里闪出一句话。
  
  再见,转身,不必再见。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