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爱过有痕

2019-12-02 13:41:07 经典文章 154 ℃ 小蚂蚁作文网

爱过有痕

  她与他是在一场戏里相遇的。那是许多年前的冬天,艺校毕业的她,在北京了无着落,只好转战在各个剧组,与一大群北漂的年轻人,为了每月的房费和饭费,争抢群众演员的角色。她因为容貌娇好,便常有饰演一些丫环女侍之类的机会。而他,亦是常在剧组混的,演起路人甲匪乙兵来,也算得心应手。彼此便这样慢慢地熟悉,有招群众演员的机会,他常第一个就跑去告诉她。那一年的北京,特别地冷,但因为有了他的这份情谊,这个城市,在她的心里,便瞬间变得温暖柔和起来。
  
  他常年地在剧组里混,习惯了吃泡面喝冷水的生活,也因为身体结实,所以尽管每日需要在几个地方奔波,但并不觉得多么疲惫。只是她,天生的羸弱,所以一场风雪袭来,便一下子病倒。他要为她请假,但剧组却不同意,说不能为了她一个小丫环,就错过一场绝好的雪景。她挣扎着赶到拍摄的外景地,换上单薄的戏服,就瑟瑟发抖地等着导演开拍。是一场丫环因为一句话惹怒了太太,被打了耳光的戏。起初因为假打,她脸上的神情,总是无法达到导演的要求。后来导演急了,便命令真打耳光。她知道为了艺术,许多演员付出的,比这还要艰辛,所以便默默忍下了。只是这次饰演太太的演员太次,打了两次,都无法让导演满意。她的头,因为发烧,已是晕得厉害,她自知如果再来一次,怕会跌倒在地,爬不起来。那一刻的她,突然觉得感伤,不知道这样为了几百块钱奔跑的生活,何时才会结束,而那向往的做主角的未来,又何时才会到来?正暗自神伤,他突然地走过来,对着饰演太太的演员鞠一个躬,而后低声说:麻烦您这次一定演过,且打得尽量轻一些好不好?演员有些傲慢地瞥他一眼道:打的是她,疼得也是她,你操什么心?群众演员不就是靠这个来挣钱的么?他的脸倏地红了。一旁的她,以为他受了讽刺,心内不平,欲要冲动行事,便过来阻止。却听他极清晰地吐出一句:打的是她,可疼的是我,而且,是你不会明白的心疼。
  
  这一句,自此便让她,在这个繁华但却冰冷的城市,有了依靠般地觉得安心。尽管住的依然是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吃的依然是滋味索然的白水泡面,回去的路,也还是一辆丁当作响的自行车。可是,因为有了他,一切便如那被春风吹过的一池水,清澈澄明,且有了无限的生机。他学着用竹篾和蜡烛,做古装片里的灯盏,而后挂满她的房间。他说,有了这些明亮的灯盏,她的心,在黯淡的地下室里,便不会觉得凄清。每天晚上,他送她回来,总是要帮她把满室的灯,一盏盏地都点亮了,才会在跳跃闪烁的火花里,放心地离去。原本已是吃厌了的泡面,因为两个人低着头争抢的这份快乐,也变得如那丰盛美味的佳肴。每天拍戏完了,他骑着自己丁当作响的“宝马”载着她,在下班的人群里,鱼一样自由地穿梭。时不时地,便会有人朝风驰电掣的他们惊呼。她略带歉疚地朝路人笑笑,便温柔地倚在他的后背上,微闭起双眼,听耳边的风声,携着含苞怒放的幸福,冲过来了。
  
  她以为会一直这样走下去,就像她与他,惟一一次在镜头里同时出现的一场戏:两个人回望一眼被炸毁的家园,便义无反顾地牵手继续前行。可是生活还是像那无人修剪的花树,主干之外,生出更多芜杂的枝杈,亦开出愈加妖冶的花朵。她的聪慧,很快地引起一家影视公司的注意,让她前去签约。她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去了。那时他正拿着两个人的资料,推销员一样地,在各个剧组间找寻机会;听到她要签约的消息,他的心里,有一瞬间的空茫,但随即就笑说,我们的春天,终于要来了。
  
  她的生活,自此果真像那春天的植物,一场丰盈的雨水,便哗一下将绿色漫山遍野地铺陈开来。尽管依然是演一些可有可无的配角,可是,一份稳定的工作,慢慢积聚的人脉,愈来愈多的机会,还是让她心内喜悦,且在他的面前,有了一丝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得意与骄傲。她无需再为争抢一个连台词都没有的婢女的角色,而四处求人,又被人挑拣橘子一样地推来攘去。她也无需为了赶时间,匆忙地买了泡面来吃。甚至她可以像那些工作体面的白领,下了班,不急着回家,而是约三五个好友,去喝咖啡,或是逛街。她终究是聪明灵秀的女子,不过半年,她就知道,该如何利用那些新近结识的朋友,实现昔日曾在梦里才会出现的生活。
  
  而他,似乎还是浮萍一样无根地漂着,每日跟在一群年老色衰的女人,或是身强体壮的男人们后面,等着剧组来挑。她有一次闲来无事,跟着他去拍戏,他扮演一个中弹身亡的无名士卒。她看他穿着染满鲜血的衣服,躺在一大堆“阵亡”的士兵里面,原本觉得好玩,要笑的,可不知为什么,看到一个军官冷漠地走过来,踢了他一脚时,她的心里,突然就被一阵莫名的哀伤给攫住了。她想,是不是生活注定了,只能让她喜欢的他,卑微成一个没有生命也毫无尊严的士卒?如果是这样,那么,她自己想要的安稳的现世,又谁来给予?
  
  她终没有把心内郁积的忧烦,讲给他听,况且,他们彼此都忙到没有时间整理那些琐碎的情感。情感在这个风沙肆虐的北京城里,终于慢慢地风干了,直至最后,他们自己都想不起来,那挂在窗外的一段情,也曾经如秋天的果实,饱满、润泽、芳香无比。
  
  他们很自然地像外人预言的那样,因为各自生活的改变,而平静分手。他继续做漂泊不定的群众演员,演着一个又一个与自己一样渺小无依的角色。而她,则借一次机会,弃掉并不会再有多大起色的演员职业,转到更为稳定的幕后工作去。这之后,他们都曾经历了许多的事情,她结婚生子,他也为一个女子,努力寻求更为稳妥的生活。
  
  她以为这段艰难里的爱情,就这样在岁月里,了无痕迹,直到有一天,她整理旧物,看到那张她和他惟一一次在镜头里同时出现的碟片。她一时好奇,就放了来看。很多的划痕,让这部电影,时断时续,她亦没有耐心,“快进”到最后,然后就看到了那个镜头:她与他,回望一眼战火烧毁的家园,而后,扭转过头,牵手继续前行。在扭转头的那一刻,碟片又停住了。屏幕上,是他忧伤的眼睛,那样鲜明的不舍与依恋,将她的心,瞬间击中。
  
  她终于明白,这段被他们自己,刻意忘记了的爱情,还是被岁月,给记录下来;尽管影像模糊,情节亦支离破碎,可是,它还是安然地躺在一个角落,等着这彼此爱过的两颗心,回望的时候,还能记得,他们曾经在纷繁杂乱的过去,有过如此美好纯真的牵手岁月。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