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用热水浇雪

2019-10-16 17:29:51 精选故事 99 ℃ 小蚂蚁作文网

用热水浇雪

PART.1 测字
  
  王伟是快乐超市的业务员,妻子是收银员,女儿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这在小城里是个让人羡慕的小家庭,可是,再好的家庭也有它的遗憾。

  王伟年幼丧父,是母亲把他拉扯大的,现在,王伟好过了,母亲应该享福了,她却得了早期痴呆症,经常犯迷糊,说话颠三倒四不说,常常还不知冷热,这让王伟很头疼,有时,王伟甚至闪过一个念头:唉,这真是个累赘。

  王伟和妻子一商量,就将母亲送到顶楼去住,这样,母亲就不会打扰他们的生活了。当然,王伟并不是不孝,他给母亲顶楼的房间装了彩电,在阳台上种了几盆花,还放了个煤炉,母亲可以看电视、浇花、兼着烧热水,每天这样过着,倒也相安无事。

  王伟想:房屋开发商想得真周到!七层楼房,顶层不好卖,他们就来个“买七送八”,在七层上再加盖顶楼,有一个房间和一个大阳台,既可以供来客住宿,夏天晚上还可以在阳台上乘凉,无意间还帮王伟解决了这个大问题。

  自从把母亲安置到顶楼住以后,王伟夫妻俩就几乎没上去看望过母亲,一来夫妻俩工作忙,二来嘛,母亲住在楼上也无声无息、太平无事,王伟也放心。

  这年寒冬的一天夜里,人们吃过晚饭,就早早地偎到床上看电视去了。

  下半夜,王伟听见外面有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疑惑地推醒妻子,问:“外面是什么动静?好像有什么东西塌掉了?”

  妻子听了听,说:“别理它,又不是我们家。”说完就又睡去了。

  可是这晚王伟被窗外的声音闹得心神不宁、怎么也睡不着,他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心情越来越坏:几天前单位会餐,有个外号“半仙”的同事小张要给他测字,随口说了个“宋”字,小张故作惊讶地说:“哎呀,你别不高兴,这个字不吉利。你看,上面是家,下面是木,意思是家里有木头,是不是家里有个木头一样的人?”他不能忍受被人嘲笑,当时就拂袖而去。

  想着想着,王伟翻来覆去更加睡不着,他决定要把母亲送走,哪怕是送到养老院去也行,明天就行动!
  
PART.2 热水浇雪
  
  天终于亮了,外面吵吵嚷嚷的。王伟急忙起床,拉开窗帘,见外面白茫茫一片。

  原来,昨晚雪整整下了一夜,到现在仍纷纷扬扬没有停歇。

  对面楼顶上的太阳能热水器成了一个个雪堆;他推开窗户往下看,看见几乎所有人家窗户上的雨篷都被雪压塌了,原来昨晚听到的就是雨篷塌掉的声音;他赶忙抬头看看,发现自家的雨篷竟然是好好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

  正纳闷着,女儿推门进来,说:“爸,下好大雪呢,奶奶在楼上会不会冷?”

  王伟正想着雨篷的事,没有理她,女儿“哼”了一声,转身就往楼上跑。

  不一会儿,女儿在楼上叫道:“爸爸!快上来!”

  王伟上到顶楼,他一下惊呆了—雪花飘飘的阳台上,母亲穿着破旧的棉衣,手里拿着喝水的塑料杯,从煤炉上的壶里接了热水,靠着阳台栏杆慢慢地往下面的雨篷上倒,寒冷的雪风中,母亲的手颤抖得厉害,但她似乎忘却了这一切,安详而专注地倒着热水。

  一杯倒完,母亲回过身,准备再去接一杯热水,忽然看到儿子,母亲有些惊慌,她看看儿子,又看看杯子,手足无措地说:“我、我不是故意的,半夜里,雪下得很大,我怕雪压塌了雨篷,就往上浇热水,心想一浇热水雪就化了,就不会压塌我们家的雨篷……是不是倒水的声音把你们吵醒了?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唉,我真的是老不中用了!”

  “妈!”看着母亲满脸皱纹,还有一头、一身的雪,王伟再也忍不住,眼泪涌了出来。阳台上,王伟紧紧抱着母亲,任凭寒风萧萧,飞雪飘零。 (感人文章)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