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通透的女人不在错误的爱情里陶醉

2020-02-12 14:56:02 精选故事 176 ℃ 小蚂蚁作文网

通透的女人不在错误的爱情里陶醉

  我们可能都曾经很容易被爱情打动,觉得哪怕错误的爱情都是美的,还会为一个不对的人心心念念牵挂很久。

  其实,错误就是错误,并没有多少美感。

  被错误耽误得越久,找到正确就越迟。

  并没有几个“美丽的错误”

  我参加过一次非常特别的婚礼。

  新郎是我好友,新娘很快也成了可以说真话的朋友,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之间完整的故事,像一部韩剧。

  那时两人还是男女朋友,女朋友想结婚,男朋友并不想,即便她已经怀孕,他却依旧觉得世界很大,值得经历的事太多,不想被过早圈住。

  于是,很犟的川妹子一声招呼不打从男人的世界里消失,切断一切联系,不知去了哪里,男人也找过一段时间,没结果,就放弃了。

  于是,他过起相当纸醉金迷自由放任的生活,直到有一天,突然倦了,想有个家,思念起失踪的女友,时间常常比美图秀秀还管用,自动过滤伤害与不快,把有瑕疵的过往,变成梦幻的憧憬。

  实际上,真想找到另一个人,并不难,两年前他没有找到,或许因为当时没有用心。这次,他停下工作专注找她,打听到女孩家的地址,飞奔而去,惊讶发现,阳台上晾了一排婴儿的小衣服,第六感告诉他,这些衣服跟他有关。

  对,犟姑娘居然生下孩子,做了单亲妈妈,女儿已经1岁多。

  有什么比男人想成家的时候从天上连孩子都掉下来更大的惊喜?

  他激动地上门求谅解,被拒。

  再求;再被拒。

  再求;再被拒。

  再求,好了。

  于是,有了那场感动所有人的隆重婚礼——新郎给予新娘的诚意、爱情和弥补。

  婚礼上所有观众热烈鼓掌,包括我,觉得这个故事挺美,浪子回头金不换,连当年的错误都成了美丽。

  直到有一次,我和那个犟姑娘单独聊。

  她仰着脸问我:

  筱懿姐,你觉得这个故事浪漫吗?呵呵,假如生活重来,我绝对不会那么做——当未婚单亲妈妈不是勇敢,而是我根本不清楚未来会面临什么,当我一个人为了孩子户口绞尽脑汁,我爸妈陪我进产房,给我带孩子,全家忙得人仰马翻,我觉得糟糕透顶却再也无法回头。

  很多无畏,其实是傻大胆。

  说实话,我后悔极了,并不是今天我过得不好,和孩子爸爸不幸福,而是这件事让我重新审视爱情和我的行为,一段错误的感情应该尽早结束,而不是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继续,假如他不来找我,我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多大代价呢?

  我是个案,不是大多数,不值得羡慕,我没有带来更大的恶果是因为走运,孩子爸爸人不错,其实,错误就是错误,没几个美丽的。

  那天,我们告别时,我抱抱她,她在我耳边轻轻说:

  很多听上去周折而传奇的幸福,只是特例,搁在大多数人身上,都是大错。

  独自带孩子的那些绝望的日子,我对自己说的最多的话是“不要冲动,及时止损”。

  这个犟姑娘很难得,很多人撞了南墙都不回头,她在皆大欢喜的结局里还能反思自己的错误,我相信她以后不会有多少过不去的坎。

  从错误的爱情中走出,是自我修复力

  语言和行为常常背道而驰。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作者元稹,本人不仅不深情,还很绝情。他21岁和少女莺莺私定终身,莺莺赠送玉环并嘱咐“玉取其坚润不渝,环取其始终不绝”。

  可是,元稹进京后不久,为奔前途娶了三品大员韦夏卿19岁的女儿韦丛,韦丛生病未亡时,他又和大自己11岁的著名才女薛涛同居。

  于是,韦丛十分知趣的病逝,让元稹有机会写下流传千古的“曾经沧海”悼亡诗,也不耽误他新鲜的爱情。

  多少人曾爱慕他文字斐然的才华,可知谁承受生活里他真实的渣。

  薛涛是唐代著名女诗人,姿容艳丽,才情灿烂,四万八千首的《全唐诗》收录了她81首作品,是唐代女诗人之冠,她还出过一本诗集《锦江集》,五卷五百余首,可惜在元代失传。

  薛涛爱上元稹,为他写下“朝暮共飞还,同心莲叶间”的表白,憧憬和他双宿双栖。只是,好景不长,元稹调离,走时百般许诺,可惜一去再也没有回来,期间不仅娶了朋友的妹妹安仙嫔,大家闺秀裴淑,还爱上唐代流行乐坛著名女歌手刘彩春。

  而薛涛,早已成为一个模糊的梦。

  薛涛的看清和放下,经历了辛苦的挣扎,真正让她想通的,是元稹的朋友白居易写来的一封名叫《与薛涛》的信:

  峨眉山势接云霓,欲逐刘郎此路迷。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溪。

  全诗的意思说直白点就是:你们永远不会在一起,彻底死了这条心。

  一个著名的旁观者站出来,郑重地劝薛涛放弃,不要再等待元稹施舍爱情,字里行间还有微妙的隐射和攻击,是相当的羞辱。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