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在这个月台上,根本没有一样东西叫爱情。」

2019-12-01 20:49:59 精选故事 148 ℃ 小蚂蚁作文网

「在这个月台上,根本没有一样东西叫爱情。」

如果你经常进剧场应该了解,“香港话剧团”几乎是一个可以闭着眼睛相信的金字招牌。

这几年带来大陆的作品里,从《都是龙袍惹的祸》、《亲爱的,胡雪岩》,《德龄与慈禧》这样的历史戏,到《最后晚餐》、《最后作孽》、《盛宴》这样的现代戏,港话无不给出了稳定而上佳的作品质量

在所有熟悉的华语剧团里,港话是我认为最会“讲故事”的一家。在这些作品里,不管导演手法如何,一个细节丰富的故事和一群丰满的人物,都是观众舍不下的记忆

所以早早就关注了这部港话与上话合作的《邂逅月台》,它由“龙袍”“胡雪岩”的编剧潘惠森先生执笔,由港话导演冯蔚衡带领来自中国香港的女演员黄呈欣和上话演员顾鑫、黄晨、杨景然携手呈献,上周开始在上话首演。

「在这个月台上,根本没有一样东西叫爱情。」

看到这个剧名,自然是抱着去看又一部“都市情感”作品而去,而80分钟的演出结束,却得到了不小的颠覆。

这不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讲故事”的戏,故事的荒诞穿插在黑色幽默的人物表象中,而袒露在观众面前的则是对于现代人生存现状的思考与剖析。

港话毕竟还是那个港话,上话也不止是我们熟悉的上话。

戏好看的,还有一周,值得去。

「在这个月台上,根本没有一样东西叫爱情。」

展开全文

走在安福路上猜测了一下大概剧情——找不到出口的地铁站,永远不会停靠的下一班车,被命运捆在一起的陌生男女。身处绝境的两个人患难见真情,从素不相识到相濡以沫,看着只是挤上了同一趟早高峰,其实是百年修得同船渡的姻缘……

坐在剧场里才意识到这戏并不是我推测的搞对象那一套,更严谨地说,它一直在颠覆我的原有的逻辑。

「在这个月台上,根本没有一样东西叫爱情。」

戏谑荒诞的对话背后是对现实世界的隐喻,走不出的月台也是难以逃避的人生困境。被工作打击的白领可能会被一床棉被砸死,一个男人跳楼也许是因为他买橙子的时候砍价太多被水果摊老板辱骂,公园里偶遇的美女诽谤你偷窥,可能只是为了纾解她自己的性压抑。

走出上话大楼的时候我还在自言自语:“这戏真特么有意思。

「在这个月台上,根本没有一样东西叫爱情。」

舞美设计有意思。

舞台被布置成一个空旷的地铁站,有两张左右对称的长凳,它们不是原地不动的摆设,而是变换空间的机关——远远地并排待着是候车乘客的休息区,转个圈拼到一起就变成了西餐厅的卡座,横着摆是天台的栏杆,竖着放是公园的石墩。

背后是个漆黑的空间,大多数情况下都在充当一堵墙。当男人女人回忆起生活里的其他片段,藏着黑暗中的道具会适时显露在不同的光线里,配合着长凳,把故事带进新的场景。

方言梗有意思。

黄呈欣扮演的女人,一上台就用港普夹着英文打电话,时而蹦出几句地道粤语,和男人带点上海口音的国语搅在一起,本来就有种奇妙的化学反应。

演到中途,女人被做事一根筋、轴到人神共愤的男友逼得失去耐心,冷不丁又冒出一句 “侬想哪能就哪能”。在一阵让座椅发颤的笑声中,隐约听到一句来自上海宁的感叹:“哦呦,挺标准的呀。”

「在这个月台上,根本没有一样东西叫爱情。」

语言外壳之下的故事更有意思。

不是那种滑稽的夸张搞怪,而是一种贴近生活又打破常规的荒诞离奇。看戏的时候你会相信这俩人就是赶着坐地铁上班的普通白领,但是他们对话里说的那些事又违背了正常人类的思维。

就像有个神神叨叨的远方亲戚,拉家常似的给你讲了个后劲很大的冷笑话,关于一个被棉被砸死的同事小周。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