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丁香花往事

2020-01-05 21:25:41 精选故事 197 ℃ 小蚂蚁作文网

丁香花往事

  那年夏天,丁香花开满了小镇的街头。

  那是在一个雨后方晴的午后,他到外面散步,记得看到她的第一眼,她正在花丛中寻找什么。而后起身,转身。双手捧着一束小花,向捧了满手的幸福,笑意盈盈的从花丛中走出。有熟人路过,问她,找到什么了?她说,我找到五瓣的丁香花了。说完,清秀的脸庞挂满了满足的笑容,憨态可鞠!有佛面的清风吹过,吹乱她飘逸的长发,她葱玉般的小手轻轻梳理了一下乱发,瞬间的动作浑然天成。对他却是无尽的引诱。

  恰巧有车开过他的身旁,溅了他满衣服的污泥,她目睹,对他抿了嘴的笑,惊的他慌乱的抖了抖身上的泥巴,脸上,已是红晕满布。她的模样就这样镌刻在他清贫的情怀内。

  他想,如果有缘,他情愿让她成为他生命里的劫。

  年少的暗恋,向开在心底的花,忧伤或疼痛,只有自己知晓。也在很多个午后,他刻意的去曾经碰到她的地方,希望能再次看到她。她却如昙花一现,仿佛在他的生命里,她从未曾出现。也曾在每一个午夜梦回的时分,他痴痴的想,他是否做了一个梦,梦里丁香花芬芳!

  也算是无缘吧,在公司从小镇迁往市区的时候,他也再未见她一面。却终练成了劫,在他的记忆深处,尘封了一个影子,也藏着他年少赤子般的情怀。初次来的爱恋,还未来的及开放,便已枯萎。于是,那年夏天,他便爱上了丁香花,也开始找五瓣的丁香花。而丁香花大部分是四瓣的,也有三瓣的,如一些爱花的人说,五瓣的的丁香花只是传说。

  在他迁厂离开小镇后,原本以为他们从此就是两条互不干涉平行线,在也不会有相交的时候。命运在他心灰意懒的时候,给了他一个莫大的慰际。她在那年深秋,却奇迹般的应聘到他所在的公司里做了办公室里的一名文员。她蓦然间的君临,使他已经枯萎的爱,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

  她在办公室做文员,他却在车间做助理,接触的机会较少。看着她没几天便与办公室其他的男同事有说有笑,一股莫名的伤痛传遍全身。有时候,爱与被爱都是一种伤害。

  偶尔上下班碰面的时候,她与他也只是搽身而过。没有招呼,更无问候。他之与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她之与他,可是他朝思暮想的人。他想,她曾经在丁香花丛中对他的捏花一笑,在她的记忆中,也许早随着岁月慢慢的流逝淡去了。而在他的记忆中却鲜艳如昨。

  他是一个内向的男人,一些心事,只藏在心底,午夜梦萦,朦胧一树花开。她的笑容对他来说是那么清晰,却又如此的遥远,飘荡成黑暗里的忧伤。

  那年深秋,他疯狂的喜欢上了养花,打电话听一个远方的朋友说,洋葱头的花开了向水仙,只是时间太久,三年才一开,开一次才半个月。他想,有些美丽,一次就够了。就如她,这一生能让他轻轻的在她弹指既破的脸额上吻一次,此生无撼。

  日子在他的无奈中悄然流逝,那年的冬季,注定成为他生命里失落的季节。伊人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识。

  过年的时候,公司为留守的员工办了一台文艺晚会,他和她均未回家,便有了同台献艺的机会。她唱的是江淑媛的《谈笑一生》。那首歌是在很多年前,他还是个懵懂的少年时听过,时光的流逝把这首歌渡上了一层经典的外衣,许多年以后,那悠扬的旋律依然打动着他心坎,恍惚中他仿佛回到了那个时代,穿着一条打着补丁的裤子,留着一个青瓜头,总会在每天的晚上跑到有电视的人家等着看《戏说乾隆》。一晃经年,多少事已事过境迁!

  轮到他时,他唱了一首《爱江山更爱美人》,本来是一首很好听的歌曲,被他五音不全的嗓子唱的支离破碎。唱完后,台下喝倒彩的人很多,还有起哄的人,让他再来一首。他匆忙的逃离了那个舞台。在台下坐好后,斜眼瞅她,她正看看着他微微笑。

  年过后,公司做了次人员调整,他从车间助理一跃成为人事主管。在公司里,这可是个吃香的差事。他兴奋之余,没找朋友,一个人打算到酒吧小喝一会,算是犒劳自己。

  酒吧名阅单身,望文生意,也知道单身男女居多。进去坐好要了两瓶啤酒,随眼看了一下台上,居然是她在台上演唱。他一惊,而后又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是否应该和她谈一谈? 最后决定悄然离去,就当他从不曾来过。酒没喝多少,去吧台付了帐,悄悄的走出了那家酒吧。这时她也唱完了那首歌,退到了台下。他在路上边走边想,这个世界真小,然后又哑然失笑。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