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两个人,一辈子

2020-01-05 21:45:09 精选故事 110 ℃ 小蚂蚁作文网

两个人,一辈子

  那年,他21岁、她18岁、经人撮合,相亲,结婚,一气呵成。

  没有情,没有爱,甚至还有年少的害臊。从此,就开始了两个人的一辈子。

  家境贫寒,婚后,她无法闲,也跟着他下田,维持这个新家庭的生计。

  耕地、播种、锄地、收割,轮番的忙,新婚的生活就糅合在养家糊口的忙碌中。

  时常,在农业社扎堆的人群中,他一眼就能瞅出她,看着她挥舞着镰刀麻利的劳作,有细微的汗珠滑落,心生愧疚。想,让她跟着他受苦了。

  乡下的人,没文化,不会甜言蜜语。吃大锅饭,他总会把硬面的干粮揣回家,留给她吃,自己慌称吃了肚鼓。居然连胃涨都不知,是荒缪,但谁又能说那不是鼓出来的爱呢?

  隔年她便生了个姑娘,让他有了初为人父的喜悦。是更忙了,里里外外全靠他。伺候她,挣工分,所有的苦他都承担,无怨言,这本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日子缺衣少食,象两坐山,时常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更沉默,干活更买力,无事时,就拼命的抽乡下的土烟。她看后,就每天掐指数着,什么时候出月子。

  满月后,她要下地挣工分,他不许,她坚持,两人吵了一架,她抱着孩子回娘家。

  没几天,便抱着孩子又回来,不言语,跟着他就下地干活。这次,他没坚持,只是忙完他的过来帮把手。

  时间如流水一样,接着她又为他添了两个儿子,一个姑娘。一家六口嘴,全靠他俩。偶尔也拌嘴,过了就象没事的人,谁也不向谁道歉,过去的事,仿佛从未发生过。

  孩子该上学了,她把卖鸡蛋攒下的钱,给女儿交学费,又买了个书包,剩余的钱已不多,就给他做了条裤子。送到他面前,他没啃声,显然不高兴。

  第二天,她干活回来,看到柜子上有个蓝格子花的衬衫,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他用裤子和别人换的,因为他知道她一直喜欢这样的一件衬衫。

  转身,叠好,小心翼翼收起。她明白,这不是一件衬衫,是生活了这么多年这个木纳汉子的 一片心,怎么忍心再去责备他,尽管明白他已没有一条体面的裤子。

  紧接着,第二个孩子,第三个孩子,第四个孩子都被送到学校,日子过的更加紧巴巴的,他们没有一句抱怨。他的衣服全靠她缝缝洗洗,虽然烂,却收拾的极干净。她也再没制过一件衣服,那件蓝格子花的衬衫已经洗的发白。

  那段日子,他常说,孩子他妈,等孩子们都大了,成家了。我领你去北京,看看天安门,看看毛主席。

  她的眼睛一片潮红,说,我等着。

  她也常说,孩子他爹,等我们老了,生活好了,我给你炖锅肉,让你好好解解谗。

  他蹲在炕上傻哼哼的笑。

  就这样相互扶持着,相互依偎着,过那些艰苦而平凡的岁月。他们从不懂什么叫天长地久,什么是死生契阔。有的就是柴米油盐的口角和絮絮叨叨的家常。

  一来二往,孩子大了,成家了,他们也就真的老了。农业社分了,日子好了,当初的话似乎也忘了。

  和小儿子分家,他什么都没要,就留了一群羊,他想,儿女都交代了,该让她享福了。一群羊他一人放,每年光卖羊毛的钱也够两人生活。她闲不住,又帮儿子带孩子。

  也就这年,她得了一场怪病,茶饭不思,没几日就瘦得皮包骨头。那个年头,医疗设备简陋,区里最好的医院的医生对他说,回去后,想吃啥让她吃点啥。

  他一愣,一辈子从没流过泪的汉子,流下两行浑浊的泪,医生无疑是下了死亡通知书。

  回去后,他对她说,孩子他妈,我们还没去北京呢,我不能让你这样走了,我一定把你的病治好。

  她热泪殷眶,摇摇头说,你还是把钱攒着,将来孩子们没良心,你也留条后路。我的病,我明白。

  他固执的又是请大仙又是找偏方,(地方偏僻,宗教论一直存在)为她治病。后在邻村的赤脚医生针灸的治疗下,她奇迹般的康复。

  那年过年,从不喝酒的他,一下就醉了三天三夜,醒来后,她满是关心的责备,这么老的人了,也不知道个度,让孩子们看到多丢人。

  他笑哈哈的说,我高兴。

  年过后,他要领她去北京。她不去,说,看病时到城里,人太多,不习惯,还是咱们的山旮旯好,命就注定是穷命,咱省下那个钱还不如多吃几斤猪肉。

  知道是她舍不得花钱,也没劝,其实,他也舍不得,怕她再有个三长两短。

  以后的日子无风无浪,平静的象村前的那条小河一样,让人安心。渐渐的,孙子们也大了,不用她照看了,家里一下清净了。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