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天使在我左边之AB面

2020-01-05 23:41:47 精选故事 71 ℃ 小蚂蚁作文网

天使在我左边之AB面

  序言:心理测验表明,如果一个男人愿意走在你的左边,那么他是真的爱你。因为他潜意识里,已经当你是他需要呵护的孩子。

  “我走你的左边啦!”他凶巴巴地说。

  “为什么?”她小声嘟囔,双眸却盛满笑意。

  “男左女右你懂不懂啊!这边有车!”

  宁致远离开以后,我左边的肩膀开始隐隐作痛。先是轻微的,而后逐渐强烈,痛到难以忍受。

  致远。

  高三那年,我第一次见到宁致远。他插入我们班,彼时,他站在讲台上作自我介绍:

  “我,叫宁致远。”

  宁静以致远?我终于舍得放下手中的小说,看他一眼。

  他觉察到我的目光,咧嘴一笑:“是宁静以致远的那个宁致远。”

  从此,乱花迷人眼。

  宁致远作完介绍,站在台上略略有些尴尬。我看不过去,站起来说:“那我们欢迎新同学。”

  无视同学的异样目光,我“啪啪”拍手。接受宁致远的感激。

  呵呵,美女救英雄!

  只怕救出的是一堆流言。

  不过好歹也惯了。

  不久之后,宁致远便引起轰动。

  头一桩,是他竟然勇夺月考榜首,还撇下原来的状元足足五十分。看不出!

  第二件,是有一高一女生送来玫瑰!真是想不到!

  据说宁致远被女生追得走投无路时,竟语出惊人:“我已经有女朋友了!”然后他大少爷把桂冠放在了我的头顶上!

  我素来后知后觉,直到被波及到的时候,才晓得从小说里抬起头来,还一脸的懵懂无知。真正笑死人了,我向来与他没有瓜葛,何苦送我入“千夫指,万人骂的地狱?”

  从此,再无人纠缠宁致远。也没有人敢走到我面前,求证亦或指责。

  不过,我开始注意宁致远:干净的眼神,腼腆的笑容,棱角分明的五官。还有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我放任自己沉醉。

  六月。宁致远真的约会我。

  我记得那天。

  永远记得。

  “我走你的左边啦!”他凶巴巴地说。

  “为什么?”我小声嘟囔,双眸却盛满笑意。

  “男左女右你懂不懂啊!这边有车!”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高考过后,我邀致远参加我们的毕业旅行。

  在舍身崖顶,我许下心愿,愿今生今世,只与身畔良人共度。若失去他,我将再不踏足这里。

  致远似乎有感应,他转头看牢我,轻声说:“我会爱你护你,一直。”

  我微笑,祈求上苍赐予他幸福。

  致远送我返家。被小哥遇见。小哥上下打量他,才拥着身边小太妹离开。

  小哥是妈妈现任丈夫的儿子,五岁时便到我家。那时我不过三岁,却慢慢走到他面前,伸出一双小胖手,要他抱抱。

  我喜欢有一个哥哥。

  我记得有一次,我被一个讨厌鬼吓得花容失色,是小哥,找他的痞子朋友狠揍那人一顿了事。从此,学校里再没有人会招惹我。

  致远离开后,小哥过来说,“丫头,我觉得他不好!”

  一语成谶。

  高考成绩下来。致远留在本城,我,被命运送往远方。

  假期,我与致远天天见面,生怕再也不能相见似的。

  若是不能见面,也要守着电话。那11个烂熟于心的数字,在我心里,逶迤曲折。如果忘记也好,只是不肯忘,在心底跳跃。

  可是不能拨。怕会打搅到他。

  终于明白,顾忌、彷徨,不过是深切的爱的孪身兄妹。

  只怕踏错一步,就会痛失所爱。

  可是,原来那个冷漠但平静的周园呢?

  终于分开。从此,只在心里默默想念。

  大病一场。

  小哥送我去学校报到。临别前,小哥用力拥抱我。我把头枕在他肩上,眼泪,汹涌而下。

  漫长的别离。

  同宿舍的尔菲,状若无意地问我:“哎,园园,上次送你来学校的帅哥是你男朋友哦?”

  见我无动于衷,索性大胆说:“既然不是,周园,介绍我认识可好?”

  尔菲是北方女孩,身材高挑,一头卷发波浪般泻下。甫进校,已吸引目光众众。和英俊的小哥站在一起,必定如金童玉女。

  我早已回复宁致远之前的冷淡疏离,却仍有不怕冷的尔菲扑上来,欲以浑身烈火融化我。一如当初宁致远,对我。

  我渐渐接受她的爽朗大方。

  小哥常常会寄包裹来,装一些我爱吃的东西,以及只言片语。不过大我两岁,都已经长大,变得懂事。

  尔菲拒绝众多追求者,竟是一心一意要我介绍小哥。

  “园园,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你小哥那样人物,只能用三个字形容:金龟婿!”

  尔菲总当我是幽谷里静静盛开的百合,不解世事。我也懒于解释,任由她误会。

  期间,小哥来看我。顺理成章,我介绍尔菲给他。

  小哥站在尔菲身边,真如想象中合拍。只是不知当初,我和致远,可有这般契合?

  致远致远,宁致远,宁静以致远。

  我在玻璃窗上慢慢写下熟念于心的名字。没有忘,不肯忘,心之所系的宁致远,终究难忘。还会有谁能像他那样,懂得走在我的左边?

  即使他伤我负我,我仍难忘。

  左肩的抽痛,时时提醒我。

  我总是做梦。梦见致远。英俊的致远。他远远地站着,不走近也不离开。只是默默地看着我。致远,我没有忘记你!我没有。

  我在梦里哭喊出声。

  我在学校,渐渐声名远播。都知道中文系有一怪人,从不与男生说话,有人写情书来,也不会看,当着那人,慢慢撕掉。

  尔菲终于不再当我是幽谷百合。

  她与小哥,似乎渐入佳境。再没有闲情管我。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