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梦锁清秋

2020-01-06 01:42:30 精选故事 61 ℃ 小蚂蚁作文网

梦锁清秋

  风,吹瘦了一季的心事,落成满地的流花雨,穿越红尘,潜入心底。是谁把手指捏起,舞断了琴弦,有一种撕碎心情的俱裂,绞痛了曾经的记忆。杜兰嫣,“西施”的化身,她柔情似水,她贤良淑德,她宅心仁厚,她深明大义……看到她仿佛有种“此人只在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之念,而她留下的只是那充满清香百合的胭脂水粉。就像徐志摩的诗“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兰嫣与冷云青梅竹马,有道是天作之合,却被一场无情的大火所吞淹,难道这真是有缘无份、命中注定?!看着冷云将珍藏许久的装满着萤火虫的瓶子打开时,冷云已经心满意足了,因为这是兰嫣最喜欢的萤火虫,因为她曾经说过“光能带给人希望”。而当兰嫣嫁给了儒雅充满书生气的朝宗时,那位云哥哥唯有衷心的祝福着他们。

  薄雾氤氲中,一朵正盛开的花儿,还没有走过花期,就被无情的风雨凋落成泥。看惯了生死的上帝没有叹息,也没有流泪,在他的世界里,花开花谢,就如同日出日落一样周而复始。

  然而,当我看到那飘落满地的残红,却无法阻止一场发自于心海的悲泣。感物伤怀,我用冰冷的手指,触摸你遗留的文字,宛若与你的灵魂共语。

  你听,又一朵花儿开了,你是否听到它的呢喃细语?今天你离去的方向,将是明天它要追逐的轨迹,遥遥的天际,那里无风无雨,没有痛苦,更没有孤寂。

  月光下仍飘逸着你的嫣然一笑,我努力想把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揉进我苍凉的梦境里,虽然无法将它们带入永恒,但我会小心翼翼地珍藏,用自己的体温,去延长它们存活的周期。

  母亲曾对我说过“每一朵花儿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从此,花儿在我的世界里,成为一种灵性的生物,犹如我亲密的伙伴,而你,就是这些花儿当中,最灿烂的那一枝。

  每次捧起《红楼梦》,看到黛玉葬花那一段,总忍不住陪她落下几滴清泪。虽然无法切身体会她葬花时的那份心境与感受,也无法理解她为落花而哭泣的那份善感的情怀,然而,就因她与我同样爱花的这份情缘,也因此对她多生了几分好感,尤其是那首哀怨的葬花词,更为人平添了几分幽怨与哀伤: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也只有多愁善感的黛玉,会拿起花锄,为这些凋零的花儿寻求一个清净的去处。她见落花而感身世,而我呢,又何尝不是如此?总是刻意躲避落花的情结,每一个生命的凋逝,带给我的不仅仅是忧伤,多次徘徊于生死线上,以为自己早已看淡了红尘,然而生命中毕竟有太多的难以舍弃。有时她常常想起自己到底爱的是谁,是朝宗还是冷云,难道真得是朝宗吗?为什么感受如此的迁强?在她心里似乎一直还是没有割舍下她的云哥哥。

  兰嫣终于明白了,云哥哥再也不属于她,或者从来都不属于。大雨中,一个人失魂落魄……是小小的误会吗?不!不!那些都不重要了,因为我们都不可能再回到过去,曾经沧海难为水,她只能把她的云哥哥深深的埋在心灵深处,默默地在远方看着,只要“你”幸福就好,此时,耳边似乎回响起一首歌“有一种爱叫放手”。

  夜微凉,昔日里的那些流光碎影堆叠成久远的记忆,某些事某些物某些人,再回首时,早已织锦成岁月的沧桑;所有的浮华,所有的梦魇,一如烟云,飘来,又飘去。

  不喜欢暗夜,不喜欢忧伤,无法承受也无法面对独处时那种难言的惆怅。然而不知从何时起,却时常一个人徘徊到深夜,总感觉在某个角落,会燃起一盏希望的灯火,照亮心海深处的那份落寞。

  荏苒的时光度过几多风雨,云卷云舒,轮回的生命依稀是错的终结。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我想起了春天的迎春花,想起了你,想起了曾经驻留在生命轨道里的一段段记忆。曾记得平安街上的点点滴滴,小桥流水、山间竹林、沈家大宅、善男信女,那美景历历在目,婉如一处穿越千年的世外桃园。

  你是否还记得那些名字?杜兰嫣、沈朝宗、冷云、况春泥、苏心禾、殷惜红……

  (二)

  一抹如雾里寻花的心境似乎被定格在窗口,无法放大的心韵灰朦着渴望的思绪,那种夜色深幽而张望的感觉,又似乎像路灯下的玫瑰,无论它怎样鲜香与灵性,都无法得到回应的浪漫。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