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我作为男人,心中的苦有谁知道

2020-01-06 02:42:40 精选故事 108 ℃ 小蚂蚁作文网

我作为男人,心中的苦有谁知道

  我生长在陕西农村,自幼家境贫寒,在我多篇文章里常常提到从小为吃穿和上不起学而发愁,整天寡言少语,就连逢年过节穿新衣服或走亲访友都非常反感,不感兴趣这一时的自我做作,因为过了这个快乐的时段仍就返回到我原本的生活方式上,实在没有意义有心欢乐。同时,我对自然环境的变化特别敏感,最怕秋天,看到“秋风扫落叶”的惨境,我就情绪低沉,面对自己所处的环境,想想自己的未来……我的眼泪花花的流,自语道:“我在农村这种窘迫的环境里生活何时才是个头呀?”我仰望蓝天,平视海洋,低头看大地,思考着将来,欲哭无泪,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苦的滋味犹如火山喷发那么强烈,我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思想、有主见的男人,而这一切的一切藏匿在我多年心中的苦又有谁知道。

  把为吃不上,穿不上,上不起学成了我一生追求改变自身命运的信仰和夙愿,惟之奋斗了十多年,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才有今天微薄的收获。

  因成分问题两次报考工农兵大学没有被“贫宣队”通过;一次报验飞行员政审三代人的历史没有被批准,理由是我不符合“根红苗壮”的征兵唯一一条政策要求,所以政治审核不能通过。我的希望破灭了,苦的泪,伤心的泪又一次涌上心头,上天不公呀,认命吧,谁让我是农民的儿子呢?……亲友看到我落丧的样子前来安慰,父母和舅舅看到我没有希望进城,注定当一辈子农民就商量给我说媳妇意在捆绑我的心,操持家业起父亲承担责任。而我倔强的性格就是不认命,不相信父母说的“天命之道”的鬼话,认定的目标一定要走下去,宁死也不回头。为这,经常受父母和亲友的责难,有的说我:“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不看看自己能吃几碗干饭,意想天开,能找个一般人家的闺女算你走运,还不知足”等等的诽谤什么言语都骂出来了,父母为了脸面不时的骂我,我真的忍受不了这种流言蜚语的指责,决定出走……事情没计划好就被父母发现了,恨恨地打了我几个耳光,我又流泪了,不敢抗争,暂时调整心态,老实干活。

  发生这些事情,我想了许多,恨自己为什么是男儿身?恨自己身价为什么这么卑微呢?面对周围的环境,世俗的偏见终于让我认命吗?不。

  不安分的本性根本无法让我屈服,我只有顺着世俗的观念表面上适时默认,顺应父母的安排干我自己的活,老实听话,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学习上勤奋努力,生活上节衣缩食,遇到困难自己割草买钱,供自己学习之用,当家里缺吃时我出去当乞丐讨回许多馍馍晒干,供全家五口够吃三个月了。1975年为在四川广原卖六头小猪差点要了我的小命,情节已在我的《爱的信仰(1)》里详述了。除此之外,我在思想上要求进步,政治上与党保持一致,积极投身“两帐一管”和“批林批孔”运动,参加党团组织活动,生产队的墙报,贫宣队的资料,党团组织的宣传都离不开我这支笔,由于群众基础牢,表现突出,年年被大队,公社党委评为“积极分子”和“生产模范”。就这样,我仍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进城,吃上商品粮,落城市户口,过城市人的生活。政策发生的质的变化,有成分不为成分论,鉴于我的政治表现,同年底,被公社党委推荐,经县人武部批准光荣入伍,来到新疆军区,成为一名合格的名副其实的军人,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

  ……

  男人意味着事业,金钱,名利,女人,责任……又是我进城的苦。

  在部队,我给自己的未来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和发展目标,履行分布实施。可以实施过程中,我的计划全打乱了,父亲在没经得我同意,给我带来了也就是现在的农村媳妇,1982年在部队领导的干预和乌市叔叔关系网的强压下我与陌生的媳妇结婚了……孤立无援的我,心泪,苦泪在当时又能向谁诉说?

  我一生从此失去了自由恋爱的过程……更不知道自由恋爱是啥滋味,我的苦有谁能知道?有人说,女人们有了委屈,可以呼朋引伴地开个小型控诉会,即使不开会,但至少她们可以安排一些泪珠作光荣的下岗状。如果情节严重,女人还有更好的手段,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有如此的法宝,谁再说这世界是男人的,我一定是第一个跟她急。从此以后,我又开始了漫长岁月的人生旅途,重新设定计划,不管爱不爱我的妻子,既然接受了她,就要承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持家操守,抚育女儿,直到大学毕业,于2010年8月结婚,了却了一桩心事。妻子没有工作,先开始给别人打工,随后几年里,她熟悉了此项业务,进销渠道她都非常娴练,吃苦耐劳,一心为家,感动了我,夫妻商量决定自己干,让妻子当回真正的老板,活个人样,支持她事业发展属于自己的空间,因为我的工作特别轻松,闲时间多,承揽家务成了我的专业,多年来尽到了男人的责任。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