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求你爱我

2020-01-06 05:51:08 精选故事 88 ℃ 小蚂蚁作文网

求你爱我

  我和朵朵相识在十多年前的春夏之交,那时我刚参加工作不久,每天无忧无虑,休息时经常跟朋友们结伴出去玩。九十年代后期,我们这个城市流行起滑旱冰,年轻人选择健康运动一时成为时尚,我们当然也不能免俗。

  一个休息日,我们五六个好朋友又来到旱冰场,大家正在换鞋时,铁哥们刚子的女朋友安琪也来到滑冰馆找他,而且来领来了一个女伴,这是个20左右岁的小姑娘,名字叫朵朵,生得明眸皓齿,她落落大方地向我们打着招呼,她的出现让我们眼前一亮,我不知道别人的反应如何,反正自己的心里确实怦怦跳了一阵。

  朵朵的性情极其活泼,没用五分钟,她就已经和我们变成熟人了。我在她身边滑过时,轻轻在她肩头一拍,说:“到里圈来!”不料朵朵一慌,手忙脚乱地摔倒在地上,我吓了一跳。原来她根本不会滑冰,我一下子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赶紧扶她起来,我的脸涨得通红,朵朵却大度地说:“没关系,是我太笨了,干脆你带着我滑吧!”

  这真是个快活地星期天,我手拉着朵朵,在冰场上滑了一圈又一圈,她其实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很快就掌握了滑冰的技巧,她灿烂而活泼地大笑着,场地上很多素不相识的人都被她感染了。

  活动结束时,大家聚在一块儿喝饮料,我鼓起勇气跟她说:“朵朵,你……”朵朵甜甜地冲我微笑着,打断我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什么都别问,再来时我会跟你联系的。”我一听,赶紧把传呼号写到纸上递给她,她接过纸条,顽皮地向我眨眼睛,我脸上一红,再也说不出话来。

  转眼间又过了一周,朵朵果然打来传呼,约我去滑旱冰,我紧张地整理了头发,换上自己满意的服装,准时赴约,这次只有刚子、他的女友安琪、朵朵和我。我们成双成对地在冰场上滑行,不料刚子和安琪使坏,在后面使劲儿推了我们一下,朵朵滑艺不精,手忙脚乱地往地上摔了过去,我急忙拽她的手,自己却站立不稳,一跤摔在地板上,朵朵紧跟着倒下来,结结实实地砸在我身上。

  我心中又慌又窘,朵朵却满不在乎,干脆搂着我脖子,大喊着:“来人呀,非礼了,救命啊!”左右的人都乐成一团。

  滑冰没等结束,朵朵的传呼机忽然响了,她一看号码,马上向我们解释说有事,她匆匆换鞋后就离开了。

  我望着她的背影怔怔地想着心事,安琪拍拍我说:“喂,不想追上去呀?”我问她:“朵朵是做什么的?”安琪回答说:“具体不知道,她是我的一个同事的表妹,其实跟我不熟。”我听完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一晃半个月过去,朵朵再没跟我联系,我有些怅然若失,独自来到旱冰场转转,当然收获的是失望。

  这天同事们在一起聚餐,酒后车间领导一高兴,决定带我们去歌厅唱歌。一行人刚迈进歌城大厅,忽然看见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挽着几个男人,嘻嘻哈哈地往外走,其中一个女孩儿是如此的熟悉,我仔细一看,那竟然是朵朵。她脸上轻轻地抹了几个“小星星”,嘴唇是紫色的,上了妆的她,显得格外的妖娆,和旱冰场上的那个活泼的女孩完全不同。

  我一下像傻了一样,呆呆地站在大厅。朵朵也挎着一个大哥,正往他身上拍打着,突然看见我,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们连说带笑地走到了门外。

  我们几个坐在大厅的座位上,同事们有的唱歌,有的打开啤酒瓶倒酒,我却恍恍惚惚地靠在沙发上,脑海里乱极了。朵朵原来是歌厅的“小姐”,怪不得……

  我正胡思乱想,突然有人轻轻拍了我的肩头一下,转头一看,朵朵已经在身边坐下来,笑着跟我说:“怎么了,感觉陌生吧?”我语无伦次地说:“没,没有……”朵朵倒了两杯啤酒,端起来跟我说:“来,为我们的邂逅,干一杯。”我毫不犹豫地把酒喝掉了。那个晚上,朵朵坐在我身边,陪我唱歌,大声说笑,并且向我的同事们敬酒,她大大方方地挽着我的胳膊,看着车间领导那不解的眼神,我只好小声解释:“我们早就认识……”

  几杯酒下肚,朵朵忽然问我:“阿衡哥,我做这行,让你失望了吧?”我犹豫了一下,回答说:“人各有志,这也不算什么。”朵朵凑到我面前,仔细看我,然后说:“说谎,我才不信呢。”我说:“我说的是心里话。”朵朵接着说:“那你做我男朋友吧,敢吗?”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朵朵的眼神里满是捉弄和不信任,我回答说:“有什么不敢?小姑娘开心地笑起来,小声跟我说:“保密,别让你的同事听见。”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