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是一辈子

2020-01-06 14:47:50 精选故事 150 ℃ 小蚂蚁作文网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是一辈子

  一个人的记忆会停留多少年,拨开尘封的记忆需要多大的勇气,是痛苦是幸福是甜蜜是后悔?不得而知,随着我键盘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出,我将我此生的那段爱恋记忆于此,希望在即将失忆的将来,还会有一点一滴的印记不会随风而逝。

  ——题记

  本以为我会忘记过去,会剪辑掉那段往事,而当在我的私人衣橱里发现了那件几乎尘封于过去的白衬衫的时候,一段段回忆映在眼前,我用了2年的时间去淡忘的人在脑海里鲜活起来,被搁浅的情感滋味蔓延,再蔓延……

  (一)童年点滴印记。

  我是一个在收容所里长大的孩子,六岁时被一对不能生育的夫妇领养。因为他们找不到合适的孩子,所以牵强的收留了我,就因这一点我规规矩矩的做着他们的女儿。在家里他们说往东我绝不会往西,一切都听他们的,再加上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当时我便是他们眼里的骄傲,乖乖女。在他们眼里只要我学习好就行,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

  在学校我是个怪学生,因为性格比较孤僻,所以我身边没有伙伴。在学校我很不讨人喜欢,因为我总是排斥别人对我的关心,随便哪个同学对我友好的一笑我就会骂他神经病。因为学习好,语文老师对我很好,总会不厌其烦的跟我说话,但是我从没有对她笑过。

  有一次,她说我总是太忧郁,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与青春,当时我的回答却是:那是因为你看我不顺眼!其实我知道她是关心我,希望我能够快乐起来。可我就是忍不住要那么说,因为我很害怕,害怕一旦我接受她的关心我就会依赖一个人。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都不愿意一直热脸贴在冷屁股上,所以这个老师对我很是失望,最终也放弃了对我的关心。这在我的意料之内,所以我没有失落过,反而感觉很轻松。

  我也被围殴过,就因为在她们眼里我是会博取别人怜悯的狐狸精。其实我感觉很无辜,那时的我们不过才十四岁,就因为那个男生见我总是一个人走在放学的路上,他过去跟我说以后他想陪我一起回家。那时被打的时候我不但没有还手,并且还笑得很大声地埋怨她们下手太过于仁慈,没有把我打死。

  很多人都不理解,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为什么看上去那么忧郁,那么不可理喻。对于别人给的关心与帮助我从来就没有感谢过,都说我不知道感恩,说我的心是铁做的。

  我从没想过,也从没奢求过谁能给我温暖,给我想要去接近的欲望。我喜欢孤单,喜欢一个人的世界,很安全,不用考虑太多,我行我素。我自认为在这个世界上谁也改变不了我,我也不会为谁去改变,直到我遇到了他……

  (二)那年初夏。

  十六岁那年初夏,我们班转来一个留级生,一个长的很清爽的男生。他第一次进教室看到我时,很怪异地朝我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对着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眸底深处折射一种暖暖的阳光的味道,那一刻我感觉仿佛看见了葵花。

  他叫泽,在我们第一次说话时,泽对我说的话是“小云,我会看着你幸福哦”。本想骂他神经病然后告诉他我不需要朋友的,可是内心中产生的不安,打消了我的念头。那份不安,那种懵懂的情愫在心底泛起了一阵涟漪。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来才知道他竟然是我在收容所里时,那个因偷橙子给我吃被关了一天一夜的亮亮哥哥。怪不得他知道我的乳名。要不是他说起我早忘记了,那时我五岁,他七岁。没想到他竟然能一眼认出我,我却一点也找不到当年的亮亮哥哥的影子。现在的他充满了阳光的味道,他有个幸福的家,爸爸是税务局长,妈妈是产科医师,家里还有一个姐姐。虽然非亲生却胜过亲生,他上下学都有司机接送,俨然一副小少爷的架势。而我的养父母都是一家国企的普通工人,对我总是不闻不问,他们总是早出晚归,他们都太忙了,说真的我有点羡慕泽。当然我能理解我养父母,他们的辛苦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能够上市里数一数二的中学。

  泽,一到我们班不久,就有好多爱慕者,我也是其中之一。不知道是因为泽与我是同一个收容所的孩子,又因为我被挨罚过,才对他有好感,还是别的其他什么原因。就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刻意的去逃避与他的每一次眼神的交集。泽很幽默很会讲笑话,也很有主意,到了周末他就会拉拢十几个人一起去游乐场玩,他不管干什么总要拉上我,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的折磨下我总会乖乖就范。泽对我跟其他女生一样,表面上看来全班的女生都是他的好朋友。但是很明显那些女生都把泽当作自己的男朋友,有时候还会争风吃醋。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