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我又一次与幸福擦肩而过

2020-01-14 20:19:03 精选故事 173 ℃ 小蚂蚁作文网

我又一次与幸福擦肩而过

  和任星儿解除婚约是几年前的事了。我们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边谈论着某某同学出了国,某某同学发了财,一边去了城西区民政部门。那天任星儿略施粉黛,她的美丽仍然让我着迷。

  任星儿是我的大学校友,算是师妹吧。和所有的校园恋情一样,我们的爱情也非常甜蜜。

  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我们结婚了。之后在一起生活了6年,我们才发现原来双方是如此的不合适,既然没意思,也就客气地离了。

  离婚后,我一个人到了海南。那时候,“海南热”刚刚开始。在这个海岛实行“宏观调控”的前夕,我成功炒作了一块地皮,一下子就赚了几十万。这种意外的横财让一向还算持重的我感到吃惊。我不是个很愿意冒险的人,自然不想恋战,很快地就从商场中抽身而出。

  我不是那种拼了命要干事业的人。我向往的是养尊处优的生活,所以离开商场后,我到一家企业当了个策划顾问,拿着足以养活自己的薪水。

  很快,我在一次出游中认识了刘芳。刘芳是一个高校的老师,虽然外表不是很出众,但特别善解人意。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们就很投缘。之后,有空的时候,我们就在电话里聊上几个小时,海阔天空地胡扯。

  在认识近半年后,我们同居了。两个人相处得还好,与婚姻比较起来,这种生活显然要轻松许多。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个月。那年的晚些时候,刘芳怀孕了,她正式向我提出了结婚的要求。这个消息让我一度不知所措,40岁的男人忽然要当父亲了,真正是一种悲喜交集的感觉。我曾经很郑重地想过,一定要把这份婚姻好好经营下去。

  就在这时候,任星儿来海南出差,我请她吃了饭。当得知我已再婚时,她显得很意外,但随即却露出一脸的笑容,连声地恭喜我。

  任星儿到海南出差的事我没对刘芳说。没想到一个多月后,任星儿来了电话,说她在家摔伤了,正在医院打着石膏。放下电话,我立刻订了张当天飞往任星儿所在城市的机票,然后才给刘芳打电话。当得知我是回去看望任星儿时,刘芳把电话挂了。我当时也有点生气,虽然能够理解女人天性中对感情狭隘的一面。任星儿都躺医院里了,她怎么就没个同情心呢?

  临上飞机时,刘芳打了个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准备一直伺候任星儿到康复才回来。我很肯定地回答了她。刘芳在电话那头很愤怒地喊了一声:“廖晨,你会后悔的!”之后,电话就挂断了。

  任星儿的受伤让我暂时没有心情理会刘芳的哭喊,也许我心里还是爱任星儿的。在回去的那些天,任星儿总倚在我怀里说这些年的辛苦,她说如果可以重新来过,她会选择好好跟我生活下去的。半个多月后,她就能到户外走走了。我牵着她的手,两个人在医院的小花园里走走,好像又回到了当年,颇为感慨。

  任星儿出院后的第三天,我回到了海南。我没有给刘芳打电话,那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我想她应该在家。

  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错了。刘芳不在家,室内还是很整洁,但从茶几上落满的花瓣看,她至少离开这个空间有三天以上了。我突然感到恐惧,是那种害怕刘芳离开我的恐惧。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给刘芳打过电话了。

  茶具下竟然压着一张离婚协议书,刘芳在旁边的一张纸条上留言:我今天去医院把孩子做掉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瓜葛。回来后,请给我个电话,我们去把手续办了。

  我一下子坐在地上,慢慢地感觉到疲惫,心里的酸楚是一阵一阵的。我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但我确实亲手葬送了自己的第二次婚姻。

  我其实是珍惜刘芳的,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我知道我们还是合适的。婚姻不是选劳模,两个优秀的人在一起未必就得到一份同样优秀的生活。倒是两个合适的人在一起,可能会有一份幸福的生活。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