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大全 / 正文

高以翔的悲剧,提醒狂飙突进的综艺该刹车了

2019-12-01 07:26:15 日记大全 70 ℃ 小蚂蚁作文网

高以翔的悲剧,提醒狂飙突进的综艺该刹车了

  台湾演员高以翔在浙江宁波录制节目过程中摔倒昏迷,经抢救无效去世。27日,这则消息迅速刷屏网络。据节目组官方微博发布的声明,证实高以翔正是死于该节目第九期的录制过程中。根据这份声明,高以翔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奔跑时突然减速倒地,虽然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但年仅35岁的高以翔最终死于“心源性猝死”。然而,没有新闻是突然发生的。年轻男演员突然离世的背后是整个行业普遍畸形的业态。

  高以翔是在录制一档需要拼体力的节目,节目策划理念是“挑战极限+瞬间死亡”,定位在“你追我逃”的硬核竞赛氛围中突破体能极限,展现坚持不懈、永不言弃的竞技精神。因此,节目中出现了种种大量关卡挑战,包括“在两个旋转的滚筒上迅速找到身体平衡点,以最快的速度通过”“吊威亚爬70米高楼登顶,然后通过一个索道,滑向对面大厦的顶楼”。

  而如此高负荷的运动量需要在深夜期间完成。原因在于,这样的户外综艺需要牵涉到大量封路、封楼等状况,在夜间完成相对来说各方面成本都会低一些。对于电视节目录制来说,成本计算都是按天甚至按小时计算。考量演员档期、节目设备、场地、人员的成本,以及后期各方资本的修改需求,尽可能地压缩成本导致了整个团队的高强度工作状态。

  “做节目的时候感觉就是时间不够用,虽然每天都是远超8小时工作制,但依然来不及,租的机房机器、外聘的人员,都是按天计算,每超出一天都是额外的支出。艺人就更不用说了,艺人都是按天算,超出不是付钱的问题,你付钱他也没有档期。”一位资深综艺从业人员直言,“不管是谁,录制当天生病了,也得坚持。去国外拍就更辛苦了,几乎没有时间睡觉。”

  这是一个生产流水线,上一个环节的人没做好,就只能等,所以人员与机器、场地成为不可变动的量。据综艺节目业内从业人员透露,电视综艺行业一直都是非常高强度的工作业态。长期通宵连轴转是绝大部分从业者的日常。一般的棚录综艺,工作人员需要在录制前一天进场准备,技术彩排。录制当天上午也是准备阶段加工作人员的彩排,下午和晚上艺人陆续到场,再彩排一次,然后再正式录制。一般一个成片1小时的节目,录制时长都在3小时以上。相比参演明星可以下午才到场,一般的工作人员通常是早上八九点到,晚上早则十一、十二点,晚则凌晨两三点收工。

  近几年来,由于影视行业资本涌动,综艺行业也成为炙手可热的领域。综艺行业的狂飙突进在数据上可见一斑。据广电总局监管中心统计数据,2018年我国共上线385部网综,节目数量较2017年同比增长95%。

  所以,即便竞技类综艺的高强度和高危险性从来就存在,高以翔的悲剧并非个案,艺人参加节目意外受伤的事情并非少数,但这个行业始终保持这样的工作状态。

  这样的工作流程,体力的比拼背后是各大平台与资本方对收视率和播放量的竞技。毋庸讳言,高以翔的悲剧与节目本身追求效果、追逐收视率的目的有直接关系。

  当然,比这一档节目更值得令人深省的是,类似的节目追求是目前综艺市场的普遍行业生态。这些年来未能制造出更为新颖、火爆的节目,综艺行业走过不少歧途,在疯狂砸钱比拼明星、购买海外版权之后,高以翔的悲剧,折射的不过是资本逻辑主导下,唯收视率和播放量目标走出另一条歧途。而狂飙突进的综艺,是时候刹车了。

  □纪如泽(娱评人)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