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阅读 / 正文

张瑞|那一抹蓝

2020-02-12 15:26:55 散文阅读 175 ℃ 小蚂蚁作文网

 张瑞|那一抹蓝

文|张瑞

 

那一抹蓝,不是晴空万里阳光明媚下,天的蓝。

 

那一抹蓝,不是风和日丽深邃宁静中,海的蓝。

 

那一抹蓝不是湖蓝、正蓝、宝石蓝、孔雀蓝中任何一种蓝。

 

所以……我只能叫她那一抹蓝。

 

遇见那一抹蓝是我的幸运,她让我感受到了蓝的各种不同程度的美,她让我亲眼见识到了氧化作用的神奇,她让我亲身体悟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叮叮当当地夹板、哼哧哼哧地绑扎一番后,手中的小手绢已经揉搓成一团,不见了原来雪白整洁如纸的模样,在清水中浸泡2分钟,拧干,带上手套,用手轻轻扯住不想被染色的一头,另外一头随便你浸染几分钟,全凭心情而定,时间越长染出来的就越蓝,想染出渐变色的蓝,就隔几分钟往上提一小截,浸染一会儿后,拧干,挂在晾绳上,待染料充分和空气中的氧结合后,再拿去清水中洗涤一番。

 

一排排清新的小手绢挂起来了,那一抹抹的蓝在微风中跳跃。一阵阵的惊叹声表达了大家对自己亲手染出来的各种不同花型、不同色调的蓝的不可思议和喜爱之情。

 

这只是这次蓝染体验的试染,是我的蓝染初体验。就像很多个第一次一样,对即将发生的第一次人们总是充满了未知的不确定与忐忑不安。而第一次之后,与那一抹蓝的相遇带来的欣喜与兴奋,促使我们马上就想进行第二次的尝试。

 

历经世事的老师似乎早已看透这一切。马上,为我们安排了第二次蓝染。

 

这次的材料是一个亚麻色的布包。带着它,我迅速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因了第一次的试染,心中早已为我的包包设计好了蓝图。把包包竖着折成一把折扇样的形状,隔一小截用一个绳子缠绕几圈,紧紧地将其扎住,工具篮里的其他工具对我来说都是无用的,我已经完成了我的第一步,我幻想着与我的那一抹蓝再度相逢。

 

沉醉在浸染的时光中,我不想醒来,任凭身边喧嚣万分,任凭孩子大声地呼唤。

 

在与那深不见底的一抹靛蓝的对视中,我仿佛穿越到了古时,在贵州那片深山老林中,一位年轻的小伙穿着自己心爱的妻亲手用棉花纺织成的汗衫,背后一捆青绿的蓼蓝草随着脚步的起伏上下跃动,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衫。一天的跋涉,到家后,妻子发现,他背后的衣衫被染上了草的青绿。这位心灵手巧的女子,把蓼蓝草剁碎了,放进大缸,留待来日蓼蓝草枯萎时还能再染衣物。没成想,再一次的浸染,竟是千古一染,那一抹纯洁的蓝让他们欣喜若狂,那一抹永恒的蓝让我们为之震撼。

 

那个包在我的无限遐想中,脱胎换骨似的,重回了我的视线。瞥一眼那白云飘飘中,一抹抹淡淡的蓝色,我竟对她一见倾心。她正是我要的蓝,正是我要染出来的样子,我开心到不能自已,我按捺住内心的狂喜,指指我的包包,学着那一抹蓝的样子,淡淡地对着老师说了句,是我想象中的颜色。

 

背着那一抹蓝,走进了从未光顾的三彩服装店,因了那一抹蓝,我喜欢上了跟黑白灰卡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的彩色。在那些色彩缤纷的服装中,我为我的包包配了一件蓝紫色的长裙。正如黄金有价玉无价一样,我的包包是我亲手蓝染的,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在我眼里她是无价的,虽然她比不上驴牌的大气,比不上香奈儿的时尚,但,她值得我用任何东西去搭配她。

 

背着那一抹蓝,带着蓼蓝草的清香,行走在繁华的城市中,我总是不经意地去俯下身去嗅一嗅,再看她一眼,深怕她会流逝一样。我也会把她介绍给我的每一个朋友,像介绍我的一位老朋友一样,因为她已经成为了我最喜爱的那一抹蓝。

 

在那一抹蓝中,我装进了另一抹蓝——一本刘醒龙老师的散文集《重来》。不知是不是巧合,最近看的这本书刚好封面上有一抹深深的蓝紫色,让我感受到了刘老师创作的灵性。带着这一抹蓝,捡起被生活中各种杂事破碎了的时间,欣赏着那一抹蓝,我的灵感也随之而来。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