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阅读 / 正文

从一滴水认出大海读庞华坚散文集《慈航》

2020-02-14 07:48:26 散文阅读 171 ℃ 小蚂蚁作文网

从一滴水认出大海读庞华坚散文集《慈航》

  渐渐地,从字里行间传来了大海的呼啸,有一些壮阔,有一点神秘。

  但文字是大海吗?排列成行的方块字如一道道波浪,可以在阅读中无止境地汹涌而来,而后又了无痕迹地藏身于时间的缝隙里,一路跟随下去?

  是的。在这里,在散文集《慈航》里,文字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从海天相接的地方复制又一片辽阔,或者用一块云去虚构一次航行,它只是在一滴水中认出了大海的形象,然后用一次次的倾听去回忆波澜壮阔,一声漫过一生。

  

从一滴水认出大海读庞华坚散文集《慈航》

  《慈航》书影

  水手老梁,一个瘦小的中年男人,每次开船前都会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完,到达目的港后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吃饭;在大海上生活了一辈子的陈船长,退休后离开了大海,也让自己无奈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常年颠簸在船上的老江,仍然忘不了青春时吟唱的《秋蝉》,仍然珍存着读海校时简单抽象的素描;皮肤粗黑发亮的黑皮大哥,会借着擦鞋的机会多给些钱,照顾生活艰辛的擦鞋店女人;而退休十年仍任职,工作之余喜欢约老友喝早茶的苏船长,一如既往地在人声鼎沸中谈笑风生……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跟随着庞白的文字,回到了只属于他的那片大海,那艘航船,以及在那些年里走进他的记忆之后,就再也没有走出来的那些海员。这是一种奇异的阅读感受,仿佛远去的年代突然在文字里停下来,转过头,所有的思考,都指向大海的方向。使你不得不深陷其中:一滴水落入大海里,海面上依旧微风轻拂,仿佛头脑里的天空早已被鸟飞过了,剩下的只是最深处的粼粼波光。

  是的,现在纸上闪烁和流淌的,是庞白笔下的大海,是介于现实和回忆之间的感伤。这些来自时间的馈赠,由大海开始,到庞白停止。那么,在大海停止之处,一个已经消失或即将消失的现在,会不会从读者身上慢慢浮现出来呢?

  现在,作为读者,我来到了海边,随意地站着,或者坐在沙滩上。在此之前,我刚刚路过《水星街24号》,在那里我仿佛看到了庞白眼中风平浪静的大海,也看到了波涛汹涌的大海,看到了白天的蔚蓝,也看到了夜晚的漆黑。现在,我来到海边听海,带着一种朴素而本分的情绪,从一声鸣笛开始,听大海狼嚎般的呼啸,也听大海的沉默无声。

  银滩,一片寂静雪白的沙滩,可以坐在这里一本正经地聊人生,也可以默默无语地望着不远处的大海。天晴或者天阴,轻风细浪或者狂风暴流,每一次相遇都恰到好处,站在海阔天空中,心跳的声音穿越浮躁,渐渐在辽阔中安放。成为著名风景区后,作者担心银滩的沙会被无数肆意的脚板践踏变黑变板结,担心稳固银滩的马尾松林会被连根拔掉,担心银滩像街心广场一样喧嚣……

  现在,作为作者,庞白回到了海边,他穿过陈旧的海风,从人潮如织的北海回到白发苍苍的合浦乾江小镇。九月的阳光照着已经有些破旧的老屋,那里有他和弟弟垒砌的围墙,围墙上早已爬满了苔藓。他不无感慨地说:“在这无尽的岁月中,爷爷他们去到了土地的深处,和老家的土地融在了一起。他们活在我的心里,而我生活在老家之外的地方。”

  庞白幼年长在盐坡尾外婆家。外公是个慈爱的老头儿,他受了委屈,跑到荒芜田野罕有人至的角落里,困倦得睡着时,醒来竟然发现脑袋枕着外公的大腿;父亲是个严厉的人,每次他犯错误,都会受到超乎寻常的惩罚,可是后来他才知道,父亲资助了很多贫困的学生;而母爱的温情,是在简单重复的日常琐碎中清馨四溢的;当然还有勤劳的七叔七婶,手艺高超的哑巴理发师阿九,对他家友善的“恶婆”邻居阿姨,借钱赌输后失踪的同学老胡……

  现在,因为《慈航》,一群人来到了海边,像走进一个蔚蓝色的故事。只是这故事,是一个人的,还是一个时代的,或是一个世界的?它在讲述什么,又想告诉我们什么?每一次,都有不同的口音在说,不同的耳朵在听,然后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

  现在,海边挤满了人。人们坐在沙滩上,望着远处的大海,望着大海上往来的航船。他们也在望着大海以外的岁月吗?像望着独自长大的某件事,然后种种沉思从脸上浮现出来,旋即又被无边的大海吞噬了?现在他们按照某种秩序坐成一排排,他们的身体固定在沙滩上,灵魂中却荡漾着深深浅浅的皱纹,慢慢地,这些皱纹在不知不觉中就长成了大海的样子?那么,有多少他人的回忆借助庞白的笔在重温呢?隔着一张张白纸,有太多的情感与之相似:杨炼在大海停止之处的眺望,昌耀的慈航行驶在史诗中,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子,还在等待着又一个春天的到来吗?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