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阅读 / 正文

散文《难忘的婚庆》陈久平

2021-01-13 16:33:42 散文阅读 177 ℃ 小蚂蚁作文网

散文《难忘的婚庆》陈久平

  

散文《难忘的婚庆》陈久平


  1993年的代县之行,是一生中难忘的特殊时刻。说起来这是一次婚庆,但是这次婚庆确实不是我平常每次参加的那种亲戚或者是朋友的婚庆。这是一次同学女儿出嫁的婚庆。我这个人也比较孤僻,从来同学的儿女们婚庆没有邀请过我。所以这次婚庆在我的生涯中就特别了。在一个非常的日子里,我接到了同学的电话。打电话的是在代县种子站的贾宜平,很稀罕,她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她热情洋溢地在电话里告诉我,最近她女儿要出嫁,所以特邀请我去参加。因为是同学第一次邀请,所以我对这一次邀请非常珍重。

  我把那个日子牢牢记在心间,和背文章一样,和当年背诵毛主席语录一样重视,每天要回忆重记,只怕事情多的会忘记。一方面,我们毕业了多少年也没有见过一次面,有这样一次机会,可以在这次婚庆上还能见到更多的同学,从1966年毕业分配工作以后,二十多年了,有的同学能见上,有的同学一直再没有见过面,所以思念之情在所难免。另一方面,贾宜平的先夫也是我们在校时要好的同学,他们两个生下了这一个宝贝女儿,视为掌上明珠,可我还一直没有见过这颗明珠。我记得在学校时有一种印象,贾宜平是在四川宜宾出生的,说明她的先辈们是有一定素质的工作者,虽然知道的不详细,看她在校的穿衣打扮并不俗气。所以这次婚庆是十两银子一锭,无论有什么事情也不能耽误,一定要去。

  终于那一天来临了,我要亲赴代县之行。我这一次决定不自己带车,因为带上车太麻烦,带车还要带司机,司机带上不方便。所以头一天就出发,从汽车站买上客车票到了忻州,从忻州转乘去往代县的客车,当天上午就去了代县。去了代县招待所,那里已经有了接待的房间,是一处大房间,我也没有和贾宜平联系,直接就住进去了,为的是下午方便在代县城里游一游。在代县招待所吃了午饭,休息了一会儿,下午就去代县街上浏览,第一个要看得当然是代县的古楼。代州的古楼很出名,也很威风,位于古城中央,也称鼓楼,边靖楼,始建于有代洪武七年,历代都进行过重修,砖木结构,楼下为砖卷洞台基,楼建于台上,三层四檐,面宽五间,进深三间,整个建筑雄伟壮观,可与鹳鹊楼相比。楼中存放巨大关老爷大刀。登楼遥望,代县全境,一览无余。从古楼下来,回到代县老城的街上市场繁荣,一派兴旺。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才等到人忻州和原平来参加婚庆的同学,第一个见到的是尚召鱼,她们和赵富年同乘一辆车来的,紧接着段志兰和崔茂存也来了,就是没见忻州的杜建华。我记得五台、定襄的同学也没有见。中午的时候,客人也基本到齐了,我除能认识同学们以外,谁也不认识,那时候在县招待所做婚庆,其它地方还不是很时尚,还没有流行开,代县就算是捷足先登了。代县招待所很像一个民俗婚庆馆,院子里有一排房门上就挂了牌了,有专门的记礼处,接待室,以及其它有关婚礼的房间,我也不好意思一一去参观。一会儿贾宜平和他的爱人也来了,她向同学们介绍她爱人名叫赵毅,并带着她们五岁的儿子。赵毅是一位很有礼貌的俊俏后生,估计也有四十大几快奔五十的年纪,他和同学们一一握手欢迎,一点儿也不见外。他们的儿子生得也很灵利,在那孩子身上一点儿也找不到贾宜平的遗传标志,完全是赵毅的DNA。

  方面大耳,机灵,给人一种非常可爱的感觉。时间快近十二点了,客人陆续往饭厅走。我们也随大流,向着饭厅步入。新婚夫妇也穿上漂亮的婚纱出现在了婚礼现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自然是找同学们往一起坐,一开五十桌,席面很丰盛,冷菜、热菜一鼓劲上。席间有代县上一届的同学陈瑛卖开了去年学校校庆时的集体巨幅照片,有一米多长,有许多人,上面人的头像很小,我在照片中也找不到自己,所以没有要。婚庆举行的非常红火热闹,吃得也是各有特色,中午开席以后一直持续了有两个小时。席散客走。首先要走的就是忻州的同学们,他们好像是坐着一辆车来的,所以必须是一起走,谁也不能留下玩。那一天就是我和段志兰、崔茂存没有走。

  下午,我们开始在几位代县的同学家里走访,那天下午是谢壁和张永亮带我们出去转的。我记得去的第一家就是张永亮家,进入了大门,对面的房子台基很高,从阶台上上去,还有一个宽阔的台阶。上面盖了五间新式的盖板房,房子里布置一新,地上还栽了许多盆花。张永亮家的地上放了许多盆盆罐罐,据张永亮介绍说那是在澄金子。我也对这门技术不懂,只是羡慕同学们到了社会上还学到不少同学,还会淘金,这是一种进步。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