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阅读 / 正文

情事 | 越过秋冬春夏的堕落

2019-10-05 17:47:46 散文阅读 200 ℃ 小蚂蚁作文网

 情事 | 越过秋冬春夏的堕落

当她推着自行车走出单元门,夏日午后两点的阳光灼热得使人晕眩。她拽了拽遮阳帽的帽檐,以便使它更为妥帖,防止骑车的时候会被风带走。继而又把薄如蝉翼的白色长款防晒拉了拉脖颈那块,这样可以更多地遮盖一些裸露的皮肤。她看向路面,好似有热浪在上面涌动,花坛里的青草被阳光照射得了无生机。她迟疑了会,还是冲进烈日之下。

 

来到小区门口,她减慢车速。看向北边的槐树荫下,他坐在电动车上,两条长腿支地,正在低头摆弄手机。她不能招呼他,只得又加快车速。来到大门的南端,下车,回看。他还在摆弄手机,也许在问自己怎么还没出来。她想掏手机告诉他自己已经来了。这个时候,他正好看过来。她便又骑上车,自顾自地向前骑行。

 

这是六月的一个午后。有风荡起她身后的防晒服,那如云朵一般的飘逸,鼓动着他的心。他轻快地跟上,她不回头,只是笃定地向前骑行。遮阳帽下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刚才他说要见她,她不允。他说已经来到她楼下,她说刚洗了澡,头发湿不能出门。他说你从北面的窗向东看,我在槐树底下等着你呢。她就裹着浴巾去窗户那儿看。左看右看没看到。可是她知道他不会说谎。考虑到外面阳光这么烈,如果不见,他会真的冲上来。就回过头来找衣服,用大毛巾擦头发,又用微信告诉他等十分钟。

 

她准备好大一点的挎包,里面放进一块红色的浴巾。小半卷质地优良的卫生纸。又从橱柜里拿出外出用的塑料水杯,注满热水,拧好盖子,又倾斜试了试盖子漏不漏水,而后放进包里。口香糖,钱包,家门钥匙和外面的钥匙,又站在门口想了想,觉得需用的都带了,就拿了车钥匙关了房门。

 

出了小区门,他果然在,只是太靠近大门口。所以在楼上望不到这个角度。她不疾不徐地向前骑行。偶尔用一只手拽拽帽檐。

 

他骑的电动车速度快,在分岔路口,她向西,他向南。她一直没回头看他,心里想着他会走另一条路。为了验证自己的预感。她就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回头。果不其然,她刚一转弯,就看见他在前方的路口张望。那瘦高的身材骑在电动车上,腰略微弯着,腿整个曲折,宽大的白体恤在背后不住地扇动。

 

他离她有一米之余,用她能听到的声音说,以前这里有一条小路,回他的老家要比现在近便得多,并伸出手指,指了指西南方向。她不可置否地应了声。在这烈日的蒸腾下,她感到有些头晕,想呕吐。便有些蔫蔫的恨意,这大中午头的出来偷情,真是活该。在红绿灯口,她让他先走,说太阳太晒,让他目的地等。他意会,也觉得两人一起确实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被熟人撞到的可能性。随后就加了车速。

 

她依旧不疾不徐地骑着车,即使灼热也不能使她仓促。有一瞬间,她甚至希望就这样一直骑下去。没有目的地,没有时间的限制,没有前方的他和远处的家。

 

她甚至还想到了三毛曾写过的一篇文章,说是坐着火车去远方流浪,火车一直前行,没有尽头的一直前行。还想到另一位作家,说起过自己开着车在高速一路前行,没有尽头的一路前行。

 

忽然间她就难过了起来。泪水模糊了双眼。她随手擦拭了一把,脚下用力。越过门口的减速带,没有直接去目的地,而是拐了两道弯,避人耳目般曲线了一下。他把车锁在了车棚,对越过他的她说,你今天穿的衣服还挺好看。她笑了一下,说天太热,加了件外套。车子没停头没回。

 

她单元门口锁好自行车,在车篮里拿出挎包,依旧没回头,蹬蹬蹬就上了三楼。她在包里翻出钥匙,打开门,他也随即如鱼儿一般贯入。她放下包和钥匙,就立马去开窗。客厅的窗不开,次卧的窗也不开。只是把主卧的窗打开,顿时有风冲进房间,他在她身后跟着。她拿出水杯,打开盖子,说她这一天得不断地喝水,才感觉自己心里有东西填充着。当然,她话里有话,他就不作答了。伸出手揽着她一块坐到沙发上。

 

房子里闷热,她看到他额头上浸出细密的汗珠,觉得自己鬓额的头发底下也汗涔涔的。拿出抽纸给他揩了揩额头,又擦自己的脸颊。他的手慢慢抚过她穿着丝袜的大腿,看到丝袜内她还穿着内裤,就说到,是不是有那种不用穿内裤的丝袜。她说不知道,心里骂他知道的还不少,看样子也没少觊觎过美貌的女性。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