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阅读 / 正文

【奔流文化·书单】“微观鲁迅”系列封官之作《鲁迅的门牌号》即将出版

2022-03-28 07:04:56 散文阅读 84 ℃ 小蚂蚁作文网

【奔流文化·书单】“微观鲁迅”系列封官之作《鲁迅的门牌号》即将出版

甘肃作家薛林荣研究鲁迅生平的新著《鲁迅的门牌号》,即将于四月初由广西师范出版社出版。《鲁迅的门牌号》是薛林荣继《鲁迅草木谱》《鲁迅的饭局》《鲁迅的封面》之后,“微观鲁迅”系列的第四部,也是本系列的收官之作。


鲁迅一生在多个地方求学、工作和生活,不同的地方在鲁迅生命中留下了不同的印记,他所居住的地点也因此具有某种特殊的精神文化价值。本书按时间顺序,以鲁迅不同时期的居所为线索,切入鲁迅的生活史、创作史和心路史,展现了当时社会的人文、教育风貌与政坛、文坛风云。同时,书中收录的许多珍贵历史照片,将给读者带来更为真实立体的阅读感受。

“鲁迅先生说‘家是我们的生处,也是我们的死所。’”在接受奔流记者采访时,薛林荣说:“近些年,我追随鲁迅的足迹,踏访了国内所有鲁迅故居、博物馆、纪念馆,最终以鲁迅的门牌号为线索写成了这本书,为复原真实的鲁迅尽微力于万一。”

作家和城市的关系一直是令人寻味的一个话题,比如陀斯妥耶夫斯基和彼得堡的关系、巴尔扎克和雨果与巴黎的关系、乔伊斯和都柏林的关系等。薛林荣介绍说,鲁迅一生在多个地方求学、工作和生活,比如:绍兴新台门,翔实北京绍兴会馆、八道湾11号、砖塔胡同61号、西三条胡同21号,广州大钟楼、白云楼,上海景云里23号、拉摩斯公寓、大陆新村9号,等等。在沿着鲁迅足迹踏访的过程中,他时刻都在对照鲁迅的自述求证:

——在绍兴:“老屋离我愈远了;故乡的山水也都渐渐远离了我,但我却并不感到怎样的留恋”;

——在绍兴会馆:“夏夜,蚊子多了,便摇着蒲扇坐在槐树下,从密叶缝里看那一点一点的青天,晚出的槐蚕又每每冰冷地落在头颈上”;

——在八道湾:“我取其空地很宽大,宜于儿童的游戏”;

——在西三条胡同老虎尾巴:“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在厦门:“我的住所的门前有一株不认识的植物,开着秋葵似的黄花”;

——在广州:“书桌上的一盆‘水横枝’,是我先前没有见过的:就是一段树,只要浸在水中,枝叶便青葱得可爱。看看绿叶,编编旧稿,总算也在做一点事”;

——在上海:“我这次的住处很好,前面有块空地,雨后蛙声大作,如在乡间,狗也在吠……”

凡此种种,均是鲁迅生命中的坐标。

孟子曰:“居移气,养移体。”环境可以改变人的气质,奉养可以改变人的体质。不同的门牌号在鲁迅生命中留下了不同的印记,这些门牌号因为鲁迅的关系,具有某种特殊的精神文化价值和持久的吸引力。


通观《鲁迅的门牌号》,作者的语言平实质朴,资料翔实,引述与观点均有据可查,并有大量图片,增添了本书的趣味性,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薛林荣:70后,甘肃秦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历史小说《疏勒》,散文集《一个村庄的三种时间》,随笔集《鲁迅草木谱》《鲁迅的饭局》《鲁迅的封面》《阅人记》《处事记》等。作品散见于《散文》《北京文学》《散文选刊》《南方周末》等刊物。曾获黄河文学奖等多个奖项。现居甘肃天水。

文丨奔流新闻记者 刘小雷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