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阅读 / 正文

朱自清后期散文创作的最大症结

2020-01-05 15:27:20 散文阅读 89 ℃ 小蚂蚁作文网

朱自清后期散文创作的最大症结

  对于现代散文来说,是走“文言调”、“欧化调”还是“口语调”之路,这对朱自清来说,就是与其创作生涯相伴随的一道难题,但又不得不对此一问题做出回答。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是朱自清1923年的一篇名作,文中朱自清写出了面对“秦淮歌女”的异常矛盾心情。

  《桨声灯影》也是一篇关于接纳与“拒绝”的文章。最终,满怀“现代的懊恼”的朱自清还是拒绝了“秦淮歌女”。这是一个现代书生尽管矛盾重重,还是做出一个现代的选择,但也是朱自清式的选择。朱自清的“婉拒”:既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又具有浓郁的象征意味,预示着其晚年散文作品最终走向。


朱自清后期散文创作的最大症结


  新文学创作三种腔调

  《论朗读》是朱自清最后末完成的作品。此文把新文学创作概括为“文言调”、“欧化调”与“口语调”三种腔调,并以此角度来观察新文学创作的演变轨迹,“早期白话诗文大概免不了文言调, 并渗入欧化调, 纯粹口语成分极少。后来口语调渐渐赶掉了文言调, 但欧化调也随着发展。近年运用纯粹口语——国语, 北平话——的才多些, 老舍先生是一位代表。但比较起来还是少数”。在朱自清看来,似乎“口语调”才是与时代发展相符合的趋势,并且也是新文学创作理所当然的一种选择。

  朱自清一生的散文创作可分为两个大阶段:一是早期的略有“文言调”的知识分子白话阶段;一是晚年写作“口语调”占绝对上风的阶段。朱自清的晚年作品,成功地让有可能的“文言调”消失的无影无踪。四十年代以后,朱自清对于“口语调”有着痴心的向往,他曾说《给亡妇》“这篇文是有意用口语写的, 但不敢说纯粹到什么程度”(《论朗读》)。朱自清试图让自己的写作脱胎换骨,“口语调”就是其达成理想的一个途径。

  朱自清往往存在着情感与理智的矛盾。在情感上有些时候朱自清是是站在传统与文言一边的;但在理智上,在写作实践上,朱自清又是纯粹白话的信奉者与主张者。

  “口语调”就一定有利于文章写作吗?朱自清晚年“口语调”类文章,对其创作来讲,意味着一种进境呢,还是一种倒退?这都是需要加以研究的问题。

  胡适,还是周作人?
  与胡适、周作人相比,朱自清应该算是新文化与新文学中的新人。对朱自清来说,说胡、周是师长辈的大师,应该是不为过的。胡适与周作人的理论主张都曾对朱自清有过影响,但相比较而言,胡适的影响要更大。

  胡适在20年代未写有《白话文学史》,相应地,朱自清在1947年写有《雅俗共赏》,以表达对于《白话文学史》的敬意。《白话文学史》欲以白话来统驭古代世界,而《雅俗共赏》要加大古代世界“俗”的分量,以使“雅”向“俗”靠拢。朱自清试图以现代性的“俗”来改造古典性的“雅”,来符合“雅俗共赏”之说。不仅如此,朱自清在论证宋朝古文就有“雅俗共赏”特点时,就引用了胡适的说法,“胡适之先生说宋诗的好处就在‘做诗如说话’,一语破的指出了这条路”。胡适的此一说法正确与否,暂且不论,不难看出胡适在朱自清心目中的地位。

  朱自清曾为自己新书《背影》所作过一篇《序》,此文写于1928年7月31日的北平清华园,发表于当年十一月的《文学周报》。构成此文“理论基础”的,主要是胡适《五十年来中国之文学》之观点与周作人的现代散文源于明末的见解。有意思的是,朱自清让这两位“理论家”“打擂台”。难道朱自清就没有倾向吗?朱自清当然是有倾向的,朱自清一贯都是倾向于胡适的。对于周作人,朱自清则是采取“纵是相逢应不识”“修正”的态度。

  朱自清对周作人的解读非常特别。在《序》文中,朱自清作了一个大胆的判断,认为周作人小品“他所受的‘外国的影响’比中国的多”。朱自清的这个解读就与朱光潜的解读完全不同。朱光潜曾以“清”、“冷”、“简洁”三特点概括周作人散文小品,对其中体现出来的“文言调”大加赞赏,同时,朱光潜亦不忘对当时流行的“欧化调”予以嘲讽。周作人小品散文中的“文言调”是显而易见的,其中不少用语用词就是直接从文言中借来的,其有些小品不仅仅是“文言调”问题了,已经就是文言本身了,最典型的如《知堂说》。但朱自清偏偏就认为周作人小品是“欧化调”,而且还挺固执。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